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这是中国,你们立即滚蛋——西沙海战不完全报告(二)

2007-08-03 15:04:47 来源: 《现代舰船》
0
分享到:
T + -

271编队紧急备航时,海南军区来电要求帮运7卡车物资给上岛民兵用,海指命令物资全上274艇,留271应付意外。物资搬运速度很慢,17时已过,才装好一半,艇上官兵急得直跺脚,从榆林到永兴航线上,有处暗礁名叫北岛鬼礁,是出名的夜老虎,白天通过问题不大,但入夜后,光线缺乏,通过困难大大增加,这正是编队要急着出发的原因。

19时,总参副参谋长向仲华来电话询问,得知出航拖延,电话那头立马火了:"走!立即走!装多少算多少,装不上不管了!"晚19时,已是黄昏,在码头上陆海军士兵的注视下,271编队拉响汽笛,加速往外海驶去,约半小时后,编队转入西沙航线,此时天已全黑。

271、274两艇新换了大量设备,未及试航,人机磨合也未进行,好在艇上老兵多,驾轻就熟,人机均很快进入状态,各部门很快展开战位训练。战位上热火朝天,271指挥室里却一片凝重,鬼礁没过,谁也放松不下来。榆林基地就这么2个小船,万一闪失就坏大事了。陆上导航站可以导航60海里,但鬼礁已经超出这个范围,编队严格保持静默航行,能依靠的只有自身有限的探测仪器和水手的经验了。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编队航行近5个小时,到午夜时分仍然没有发现暗礁区迹象--编队偏航了。东北季风下,风压流压使编队真实航向偏到了预定航向南面。阴错阳差之下,鬼礁就这么绕过去了,很快凌晨天亮,编队迅速修正航向,于17日上午10时到达永兴岛,比预想慢了1个多小时。

永兴岛码头虽未完工,但靠个百吨小船不成问题。271两艇慢速进港,关掉电台,纵列停在西渔运输船705号尾后。按当时海军操典,舰艇到港后,应关闭电台,以免不必要消耗,一应通联工作改由码头转接。

靠岸不久,编队接到指示,海指直接受广州军区指挥,但由于海指没有广州军区呼号、密码、波长,无法直接通话,只能继续经舰队转送信息。

永兴的情况也不令人满意,岛上有西沙巡防区工作组、西沙工程指挥部、西沙工委、革委、人武部等8个团级单位,共千余人。但除了渔民带回的消息,他们对前线的情况也一无所知,而且准备工作也不充分。各单位由于是平级因此谁也不管谁。军队里有这么个规矩,无隶属关系单位相遇,则听从级别最大者领导。榆林基地是军级单位,魏鸣森自然成了永兴岛的最高指挥官,他迅速把岛上各单位组织起来,沟通情况,划分防区,分配任务。这对于久历行伍,做过贵州城防司令的老陆军而言自然不在话下。

17日下午14时,广州军区命令:带武装民兵2排,立即启航,到甘泉、晋卿海区巡逻观察。永兴岛此时已备便1排,魏立即下令民兵携1个月粮食,带武器辎重上274艇,最晚15时出发,务必天黑前赶到永乐。6604型猎潜艇只有导航雷达1部,艇上主要观测手段仍是光学仪器,如果天黑前无法到达,我编队不仅无法判明敌情,更将暴露在敌先进的探测设备下,处于极端被动境地。永兴永乐相距50海里左右,271编队即便全速也要3个小时才能到,冬季南海日落大约在18-19时间,因此15时成了启航的最后时限。

民兵物资上船期间,海指接到军委叶帅指示:既然斗争开始了,要加强值班,提高警惕,做好工作。魏随即宣布编队和永兴岛正式转入战时,准备作战。得此消息,战士们群情激昂,码头上口号声此起彼伏。

近15时,民兵、物资全部装运完毕,274艇小,物资从舱室一直堆到甲板上,用绳索捆牢,连炮位上都捆上了物资。271仍然保持轻装以应付意外。

15时整,271两艇依次离开码头,在柴油机的咆哮声中,加到最大航速,向永乐海域驶去。航渡期间,271高音喇叭里不停传出各部门的挑战书、决心书。战士们热切求战,全艇战斗气氛浓烈。听着战士们激昂的声音,魏鸣森一直紧锁的眉头稍稍有些舒展,此时他心里还有个大问题,永乐没有码头,271、274又未装小艇,民兵如何上岛成了大问题,然而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解决一步了。

你是何舰?——敌4号驱逐舰

17日17时50分,编队进入永乐海区,2艇编队这一路顺风顺浪居然跑出了17节的高速!此时太阳已经西斜,接近水天线,海面浮金万倾,空中无云,视野极佳。

17时55分,了望发现西方8海里处有大型军舰1艘。编队立即关闭左右2车,减速观察,1分钟后,观测长再报,羚羊礁西南有我渔船2艘正向西南航行,大型军舰隔在岛礁与渔船间时走时停,阻隔渔船行动,琛航岛上有人对编队挥舞国旗!

大型军舰必是敌舰无疑,我编队立即全速抵进,一为保护渔民,二则近距离侦察敌舰,要摸摸敌人的底。

发动机低沉咆哮一瞬转成了可怖的怒吼,2艘艇艇首激起巨大的浪头,拖着长长的尾迹,朝敌舰狂奔而去。远海上,有浪就是4级,271艇激起的巨浪甚至打到了驾驶台上。即便在8海里之外,这个场景仍然极具震撼。

敌舰不再理会渔船,发出灯光信号:你是何舰?等待1分钟不见回答,立即起锚,不待锚头出水,便转向,开始背对我行驶。

我艇收到敌信号后,毫不减速,同时回答: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舰艇,在此巡逻,立即离开我领海!271艇信号兵不通英文,只能对照手册逐词凑发,结果"领海"一词发出时,我艇已冲至敌舰2链处!魏立命减速,骇人巨浪霎时平复,271从浪里钻出,舰桥上官兵抹去脸上海水,开始分工纪录敌舰设备。

敌舰舷号为4,系南越海军主力,原美海军"萨维奇"级护航驱逐舰,排水量1590吨。按正常次序,舰艇应待锚完全离开水面,再做动作,4号舰刚才的举动明显是慌了手脚。堂堂驱逐舰居然有如此表现,莫非这是敌人的疑兵计?魏鸣森在舰桥上望着远去的敌舰,若有所思。

18时30分,敌舰远远地在珊瑚锚地开始下锚,并发来信号:我们是在越南共和国领海内巡逻,你船离开我领海。看来越军战斗意志不过如此,魏鸣森微微一笑,令信号兵回复:自古以来西沙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不可否认的,你立即离开。之后不再理会敌舰,转头去看渔船,忽然眼前一亮!舢板!

我渔船402、407每船船尾都拖带了10余条舢板,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魏大喜过望,命271艇以高音喇叭朝407喊话:"同我们一起到晋卿岛开会,停车!"无奈风大浪响,又加上机器噪声,高音喇叭完全失效,信号兵在407上看到信号灯,于是发出灯光信号,渔船仍无反应。此时天已转黑,不得已,271编队只好转舵返回晋卿岛,并向407打手势,希望渔船跟行。看到编队转舵,407轮也转舵向东,跟着402朝琛航去了。水兵们大声呼喊挥手,却眼见着渔船和编队越行越远,既莫名其妙又无可奈何。

18时47分,编队停妥,274艇询问:民兵如何上岸?魏手持对讲机,没有回答,沉默片刻,向信号员下令"再给渔船发次信号"。夜里浪大,若猎潜艇硬靠上渔船,很可能会使渔船受损,发生意外,而且271两艇没有小艇可用。因此灯光信号成了唯一选择。信号员给渔船发出灯光信号:你到我附近抛锚。信号发出,如同被黑夜吞噬,一去不回。20分钟过去了,渔船仍未回答,信号员快要放弃希望了,突然,渔船方向亮起信号:明白!

20时30分,渔船小艇载着南渔公司革委会副主任张秉林来到271艇,他是402、407船队的负责人,部队转业干部,战斗经验丰富,和魏是老相识了。一见面,魏鸣森就问:"我给你发信号,你有信号灯,为什么不给我回啊?"张"嘿"地一声一拍大腿:"我一个船上一个信号员,一个会发一个会收,他俩不到一块,没法给你回啊......"听闻此言,舱室里一片大笑。

简短部署后,21时25分,渔民水手驾10余艘舢板,靠在274两舷,开始卸人卸物,转运上晋卿岛,民兵一上岛立即开始构筑工事阵地。同时,编队以雷达观察敌舰动向,6604上的705型导航雷达作用距离20海里,由于技术陈旧,连续工作半小时,磁控管就会过热,必须停机半小时才能再开机。271两艇只能轮流开机,保证持续监视。

此时永乐群岛东三岛(珊瑚、甘泉、金银)由南越控制,西三岛(晋卿、琛航、广金)基本为我方掌控。琛航岛上设有南渔海产加工厂一座。

行伍出身的张秉林深知情报的重要性,在编队到达之前,他就已带领2条渔船开始前敌侦察,发现东三岛只有珊瑚、金银有工事、驻军,大约70~80人,看起来"都不是能打仗的兵"。而敌舰艇除了4号,还有一条大舰16号。渔民的情报为海指决策提供了巨大帮助,毫不夸张地讲,只凭前敌侦察和协运民兵2条,就足够给他们记个头功了。

22时42分,海指催促274加快转运民兵,并下令2艇各留1副炮值班,全员睡觉不得脱衣。17日这一夜,是我编队战斗力的谷底,274艇转运物资无法作战,且我军雷达性能不足,如果敌人半渡而击,只凭271一艇无论如何也无法击退2艘大舰的进攻,还好上苍给了越南人精良的装备,却拿走了他们的勇气与胆识。

18日1时许,海指再次询问转运情况,274回答:3时前可卸完,2时38分,魏第三次询问274艇,得报:全部登陆完毕!由于海陆军电台不通,编队派一名信号员随同民兵上岛,以灯光信号相互通联。

3时整,岸指通报:南越准备于拂晓前强登晋卿!海指立即给晋卿发信号,要求民兵加强巡逻准备战斗。3时12分,271雷达发现,原本与4号泊于一处的敌16号舰,开始向西航行,不久从雷达上消失。4号舰未行动,仍距我锚地65链。

16号西去,很可能是要先避开我雷达视线,再绕永乐群岛北侧或南侧航线,至晋卿东岸实施登陆。南北2航线长度均约35海里,以其航速15节计,拂晓前可以到达,此推断与岸指通报相吻合。若如此,敌4号一定会牵制我编队,待16号放艇完毕,再前后夹击,我处境将极端被动。

重现当年激战的油画。

"力争主动,力避被动"这是我军一条根本准则,只有争得主动,赢得战场自由才能赢得战斗。

根据敌人行动,海指决定执行"击肋拳收"战术,下令274艇慢速逼近,至4号舷下,4号干舷高于274艇,舷下是其射击盲区,而在此处我274艇则可以充分发扬火力。4号是其指挥舰,指挥舰被顶住,16号能不管不顾?它真要不管,4号也不让啊。

或许是轻敌,或许是疏忽,敌4号舰一直毫无反应,直到274进至距其1链处,才如梦初醒,突然打开全艇灯光,并以全部信号灯探照灯集中照射274,274甲板各处顿时亮如白昼。敌发信号要我艇离开,274不予理睬,与4号保持住距离,开始就地机动。

甘四华 本文来源:《现代舰船》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传前女首富花200亿港元买和平分手:身价缩水近半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