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全面剖析俄美新一轮反导博弈态势

2007-11-23 15:42:59 
0
分享到:
T + -

后《反导条约》时代降临

全面剖析俄美新一轮反导博弈态势

进入2007年以来,美国为了继续保持核战略优势,遏制其他国家可能对其形成的挑战,谋求自身的绝对安全,加速了在欧洲地区部署反导系统的步伐,导致与俄罗斯的矛盾加剧,双方展开了新一轮的反导博弈。俄利用总体国力回升之势,加大与美抗衡力度。美则无视俄方利益,坚持其反导计划不动摇。俄美新一轮反导博弈使国际军控裁军与防扩散形势变得更为复杂,对世界军事安全产生了深刻影响。

争端再起

今年1月,美国宣布为应对伊朗和朝鲜的导弹威胁,将在波兰设立导弹防御基地,部署10枚拦截导弹,在捷克部署与之相关的雷达设备,部署行动将于2011-2013年完成。与此同时,美国还把最大的海基雷达站系统从夏威夷群岛调往靠近俄罗斯勘察加半岛的阿留申群岛海域,以保持美国的核战略优势。俄罗斯对此反应强烈,认为美国的举动并不是基于维护全球安全的考虑,也没有建立这类基地令人信服的理由,其真正目的是削弱俄罗斯的核威慑能力。普京多次发表措辞强硬的讲话,批评美国是在“无节制”地滥用武力。双方争执言辞激烈,相互攻击步步升级,两国关系急剧降温。为避免局势的进一步恶化,俄美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外交行动。美国从今年4月中旬至5月中旬先后指派国务卿助理卢德、国防部长盖茨、国务卿赖斯到访莫斯科,试图在反导防御问题上说服俄罗斯,但都无果而终,俄罗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6月7日普京在八国峰会上向布什提出了共同利用俄军在阿塞拜疆加巴拉雷达站的倡仪,但未获美方肯定回应。7月1-2日,普京应邀访美,布什采取“家庭式对话”方式设“龙虾大餐”款待,试图挽回僵局,但结果并未达成任何重大协议。俄美外交努力虽无结果,但双方还是初步同意今年9月份就此举行有两国外长和国防部长参加的“2+2”高级别会谈。双方还同意设立几个工作组专门讨论导弹防御系统及其它问题。

本轮博弈是美国退出《反导条约》后俄美矛盾斗争的继续,也是后《反导条约》时代的开始。俄美东欧反导博弈,实质上是美国2001年底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的一个后续发展。《反导条约》是前苏联和美国于1972年签署的一项双边条约。条约规定,反弹道导弹系统包括反弹道导弹截击导弹、反弹道导弹发射器和反弹道导弹雷达。并规定,“双方保证不研制、试验或部署以海洋、空中、空间为基地的以及陆基机动反弹道导弹系统及其组成部分”。1974年7月,苏美又签订了《苏美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条约议定书》,规定双方只能在本国首都周围或者在一个洲际导弹发射基地周围,建立一个反导弹系统。《反导条约》是构成冷战两极格局的重要基础和表现形式,因此,宣告冷战真正结束的不是苏联的解体,而是美国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美国当年单方面宣布退出此条约后,俄罗斯政府表示强烈反对,但并未采取多少实际的应对措施,俄政府指出,俄的最终应对举措将在未来几年的时局发展中确定。时至今日,当俄美新一轮反导博弈展开之际,也是新的世界格局成型之初。如果说当年俄对美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的低调是向西方靠拢的一种政治策略的话,当前俄罗斯的反应则是如梦初醒般的坚决奋起,预示着后《反导条约》时代的真正来临。

美国东欧反导部署的战略考虑

进一步挤压俄国际战略空间(二级)

美对外战略目标是维持一超独霸地位,因此美历届政府都十分关注俄罗斯国内政局走势,并采取多种手段干预和影响俄内外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其根本目的就是防范和遏制俄的复兴、崛起。美对俄政策的最大特征,就是趁俄罗斯虚弱之时,迫使其接受美更大范围扩张的现实,以期建立美国永久性主导的国际格局。短期看,美需要俄在应对恐怖主义威胁等方面与其保持合作态势。但长远看,随着俄经济的复苏、军队的重建、国际威望的提高,美国感到了竞争的压力。为防止俄罗斯更加强大,美国必须主动出击,从外交上压制和排挤俄罗斯,在安全领域加紧构筑防范和削弱俄罗斯的屏障。因此,美国不顾俄罗斯的反对,拟将反导系统部署在东欧,锁定俄西大门,并极力推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其战略意图就是要进一步挤压俄国际空间。

转移国内对伊拉克问题的舆论焦点(二级)

当前,伊拉克的动荡局势正向整个中东地区蔓延,塔利班势力在阿富汗重新抬头,伊朗核问题悬而未决,美国的中东战略和大中亚战略严重受阻。任期日益临近的布什政府在面对自己主导和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时,感到战争的结束是那么地遥不可期,如何确保伊拉克战争的合法地位成为布什政府未来任期里的首要任务。美国总统选战事实上已经开始,民众和国会对上述问题的质疑越来越多,对布什政府的压力日益增大。此时,在充满了“言论自由”的美国,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舆论的焦点从伊拉克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同样攸关美国利益的事件上,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就是一个理想的选择。布什政府以此向俄罗斯发难,主要目的是为了自我表功,转移热点,为共和党争取更多民意支持。

建立事实上的对俄“导弹防御圈”(二级)

尽管布什政府一再宣称,在欧洲建立新的反导基地是用于阻止伊朗对美国及其欧洲盟国的导弹袭击。但伊朗现有弹道导弹仅能覆盖中东地区国家,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大可能拥有美国所宣称的攻击导弹。因此,从实质上看,美国在波兰和任何一个北约成员国部署反导基地,其瞄准的对象都是俄罗斯。从地缘角度看,波兰和捷克的地理位置临近俄罗斯,只需要对波兰的井基导弹进行微小调整,就可以在几分钟内抵达俄罗斯的任何一个地方。从导弹预警角度看,美拟在捷克部署的X波段雷达,目前探测距离约2000公里,可对俄“白杨-M”战略导弹的发射场进行监控,获取该型导弹的试验信息和技术数据。如今后加以改进,探测距离达到4000公里,则可监测俄西部进攻美的所有弹道导弹,并在发射后的助推阶段有效拦截和摧毁。另一方面,美国位于阿拉斯加州格里利堡的反导基地是监视俄罗斯东大门的最佳位置,如能成功在东欧建立类似的基地,美国就可以监视和瞄准俄罗斯的整个领土,对来自俄罗斯的导弹发射预警时间和跟踪时间都会大大提前,形成事实上的对俄“导弹防御圈”。

激化俄欧矛盾(二级)

美以波、捷两个最亲美的“新欧洲”国家作为导弹防御系统建设的起点,除了制约俄罗斯以外,也存在故意挑起欧洲内部纷争、削弱欧俄合作互信关系、达到全面控制欧洲的目的。事实上,反导之争已使欧盟陷入两难境地。欧洲虽最终与美在北约框架内达成妥协方案,但因对欧洲建立反导体系的有效性、资金投入及其安全与战略后果争执不下,导致欧洲内部关系紧张而微妙。另一方面,欧美达成的妥协对俄明显缺乏说服力,俄停止履行《欧洲常规力量条约》使欧洲安全受到挑战,从而导致俄欧矛盾走向激化。

俄反制美导弹系统的利益诉求

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二级)

俄罗斯看到,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世界热点问题,世界正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普京指出,单极模式是俄罗斯不能接受的,也是根本行不通的。俄罗斯是一个正在迅速兴起的大国,有信心维护自身的大国利益。在国际事务中,俄罗斯需要同美国合作,但不会顺着美国走,充当美国的小伙伴。俄主张建立多极化世界,支持联合国在解决国际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反对滥用武力解决地区矛盾和冲突。俄认为,布什政府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是滥用武力,企图主宰世界,是独裁的和帝国主义的做法。它不仅使俄罗斯,而且使所有欧洲人都将成为美国反导系统的“人质”,因此,俄罗斯坚决反对美国的做法。

维护自身安全利益(二级)

俄罗斯认为,美国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后,俄西部领土直至乌拉尔山地区的重大军事活动都在美国的监控之下,为美国将来拦截俄罗斯战略导弹打下地缘和技术基础,事实上削弱了俄罗斯的战略威慑能力,对俄罗斯现今的国际地位和国家安全利益构成威胁。美国此举是为了对付伊朗和朝鲜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因为来自伊朗或朝鲜的导弹“绝对是打到其它方向的”。美国在俄罗斯家门口部署雷达和反导导弹不仅无助于防范来自中东和远东国家可能的威胁,而且已在欧洲制造了新的分裂,将引发新的军备竞赛。俄罗斯不能把美国的导弹防御计划视为防御性举措,因为这将使美国拥有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会破坏全球战略平衡,俄罗斯自然要旗帜鲜明的表示反对。

反对美国寻求对俄核优势(二级)

当前,俄美是世界上拥有战略核武器最多的国家,其他国家的核武器数量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因此,俄罗斯认为,美国的反导系统并非针对别国,其真正的目的是寻求超越俄罗斯的核优势。美国早已退出《反导条约》,其反导系统性能、数量的发展不受任何双边或者多边条约的限制。如果任由美国发展反导系统,若干年后美国在东欧部署的反导系统不仅对俄西部战略导弹的拦截能力增强,而且同部署在阿拉斯加的反导系统配合形成对俄战略导弹的多层防御,其核优势将大大超过俄罗斯。因此,普京再三强调,应在大国间建立能够彼此保持有效核威慑或战略威慑的有效性,以此维持大国间的战略平衡。

走自己的“主权民主”道路(二级)

美在苏联解体后实行“融俄”战略,向俄移植美式民主,极力将俄纳入美战略轨道。普京执政后,实施“主权民主”,通过政体改革强化中央政权,严厉打击寡头势力,直接任命地方领导人,限制有西方背景的媒体及非政府组织活动,形成一整套独具特色的治国理念和制度,实现了俄式“可控民主”替代西方模式的转变,使俄政治和经济保持长期稳定增长。俄希望将“普京路线”长期延续下去,并在独联体地区产生示范效应,对美在全球推广其价值观形成制约。俄坚持依照国情走自己的发展道路,不承认也不接受美国设定的发展模式,使美国的“民主土豆”无法在俄罗斯和其周边国家生根发芽。

俄罗斯的应对之道

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一直未将欧洲作为导弹瞄准目标。为对付美国的反导计划,普京宣布,俄罗斯的核导弹将重新瞄准欧洲目标。为此,俄军已加紧部署第五代新型防空导弹系统,从今年6月起在境内广泛部署S-400导弹,使30多个装备S-300的团逐步换装S-400防空导弹系统。S-400型防空导弹可拦截处于飞行弹道未段的导弹弹头、巡航导弹、飞机以及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飞行器。从性能上来说S-400超过了美国将在2010年部署的战区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THAAD)。与此同时,俄计划在部署移动式“白杨-M”洲际导弹系统的同时,于2010年前完成竖井式“白杨-M”洲际导弹系统的部署。新部署的“白杨-M”洲际导弹系统将装备分导式多弹头,以便更有效地穿透美导弹防御系统。为更有效回应美国在欧洲的反导系统,俄还将部署“伊斯坎德尔-M”导弹,该型导弹能有效规避反导系统的拦截,具有很强的突破能力和良好的机动性,借助侦察卫星或无人驾驶飞机可对小型定点目标进行精确的实时打击。

为打破美国所追求的绝对安全,实现战略平衡。5月29日俄成功试射了一枚刚研制成功的RS-24导弹,该导弹是在 “白杨-M”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的基础上研发出来的,可携带6至10枚当量为150吨至300吨的弹头,射程达到1.2万公里,大大优于美军现役最先进的 “民兵-III”洲际导弹。同日,俄还成功试射了“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使用的S-500型巡航导弹。这种新型导弹装备有新型超强功率雷达,发现敌方来袭目标的最远距离可达200公里。它采用垂直发射方式,可同时摧毁10多个目标。据悉,俄战略导弹部队2007年还将举行12次导弹作战训练和发射试验,试射成功后的所有新型导弹将在2011至2013年间部署到相应基地。

7月14日,根据普京总统命令,俄宣布暂停履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以下称《条约》)及相关协议的义务。《条约》是维护欧洲常规力量平衡与稳定的基石,而作为主要国家的俄罗斯提出暂停履约,则直接影响到与签约国的关系,影响欧洲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当美国正式提出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以来,欧洲内部在这一问题上本身就出现了分歧,俄终止履行《条约》的用意十分清楚,就是要引起欧洲国家的恐慌,促使欧洲国家起来阻止美国导弹的进入,同时为全面退出《条约》做好准备。此外,根据美国和苏联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两国应销毁一定数量的射程在500-5500公里的中短程导弹。为抵御美国在欧洲的导弹部署,俄还将以“非对称行动”,单方面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在本国的欧洲地区重新部署能够覆盖西欧的中程导弹,并在必要时摧毁东欧的导弹防御系统。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飞地,被波罗的海、波兰和立陶宛所环绕,是欧洲大陆的一处战略要地。普京总统对加里宁格勒非常重视,根据他提出的国防建设要求,俄将尽快在加里宁格勒州建成一支机动、紧凑、多兵种的快速反应部队。新的快反部队将在地区部队集群基础上建成,由部署在加里宁格勒和列宁格勒州的所有卫戍区、兵团和部队组成。新的作战集群具有远程打击和战略攻防能力,它的存在将使俄边界“西移”600公里。另外,加里宁格勒一直是俄重要军事基地和波罗的海舰队总部,但一直未部署导弹。今年7月5日,俄副总理伊万诺夫声称,如果美国继续执行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俄将把新式导弹部署至加里宁格勒。由于加里宁格勒与欧盟成员国波兰和立陶宛接壤,此地无疑将成为俄反制美国东欧导弹防御系统的前沿阵地。

为显示决心,俄罗斯恢复了中断15年的战略轰炸机远程巡航。8月20日,俄罗斯空军司令泽林宣布,俄罗斯已经恢复了战略轰炸机携带全副编制武器的远程巡航,特别是在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北冰洋上空。8、9月以来,俄战略轰炸机已数次逼近美国的阿拉斯加和关岛、加拿大、挪威、英国。西方虽故作轻松地对俄“老爷轰炸机”表示“不屑一顾”,但俄罗斯表现出来的强硬姿态已经在西方内部产生巨大震动。

未来走势

10月12日,普京在会见来访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和国防部长盖茨时警告说,俄罗斯可能退出美苏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10月26日,普京在葡萄牙马夫拉说,美国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反导系统所引发的局势类似于上世纪60年代发生的古巴导弹危机。同日,俄战略火箭兵司令尼古拉·索洛夫佐夫警告西方称,俄罗斯准备重启中短程核导弹的生产。

俄美新一轮反导博弈目前处于对峙阶段,胜负尚不明确,斗争还将持续相当时间。总体来看,美国不会做出过多让步,其东欧反导系统部署可能变为现实,同时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也将被吸收加入北约。俄罗斯因战略利益诉求难以得到满足,还将采取更多的反制措施,可能会真得退出《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和《中导条约》,并研制和部署更多的进攻性导弹防御系统。俄通过撤回军控承诺和部署新型导弹来重塑俄美间的战略稳定,可能会导致俄美新一轮军备竞赛的产生,但俄美关系不会回到“冷战”时期。美国和西方无论在能源供应方面,还是在反恐斗争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方面,都不能没有俄罗斯的合作。俄罗斯从振兴强国地位的战略目标考虑,也不愿同美国和西方对抗。从各自的战略目标考虑,俄美双方会在斗争和妥协中寻找共同点,两国关系会在冷热之间交替前行。 未来几年俄美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但互视对方为战略对手的态势将更加明显。俄振兴势头越快,美对俄防范和打压力度就越大,俄对美就愈加强硬,双方不信任感交替上升。随着2008年俄美大选临近,俄美交锋将更加频繁。美试图对俄采取外部围堵和内部促变的双管齐下策略,左右俄未来发展方向,俄对此高度警惕,也将对美大选还一颜色。双方围绕演变与反演变的斗争将更趋激烈,矛盾还会进一步加剧。2008年后新领导人因巩固个人地位等多方需要而努力修复两国关系,俄美关系可能会再度出现温暖期。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首例疑有望被治愈狂犬病患者已于23日死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