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313艘战舰全球部署 美海军部长谈新时代美国海军

2007-11-23 15:44:05 
0
分享到:
T + -

313艘战舰全球部署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谈新时代美国海军

未来的美国海军是什么样?美国为什么要推进“千舰海军”计划?未来的世界海上安全格局又是什么样?2007年4月3日,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对外政策研究所和“21世纪国防创新研究项目”共同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美国海军前作战部长迈克尔·G·马伦(Michael G. Mullen)少将向与会的布鲁金斯学会专家团以及受邀的媒体和听众作了一次题为“新时代的美国海军”的长篇演讲,详细的解答了上述问题。

此次活动由布鲁金斯学会对外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卡洛斯·帕斯奎尔(Carlos Pascual)主持,“21世纪国防创新研究项目”主任彼得·辛格也出席了会议。

迈克尔·马伦少将是美国海军第28任作战部长,他从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后加入海军并已服役40年。他除在海军学院学习外,还曾就读于海军研究生院和哈佛商学院。马伦少将曾在美国海军大西洋和太平洋舰队担负指挥职务,在就任海军作战部长之前曾任美意联合司令部司令并兼任美国驻欧洲海军司令,负责指挥了北约部队在巴尔干半岛、伊拉克和地中海的作战行动。

未来的美国海军:313艘战舰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挑战的时代,一个大变革时代,这是一个明显的现实。我最关注的问题是过去一年半以来这种变革的发展速度,以及应该如何在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采取有效应对措施?这种变革涉及从战术行动到战略思想的“全谱系”因素,包括如何应对未来形势培养人才;如何招募人员;美国海军应建立什么样的作战力量等等。

美国海军当前呈现巨大规模。许多人可能仍记得里根总统曾经提出的建造600艘战舰的目标,而且大多数人认为我们当时已实现上述目标,但实际上这个目标从未达成,最高峰时期也还差10余艘舰艇。目前,美国海军的规模仅相当于“600艘战舰海军”目标的一半,即拥有276艘各类舰艇。美国是一个贸易立国的国家,对安全的海上交通线和海洋环境具有极高的依赖程度,海军正是确保这种安全的核心力量。未来,美国海军在建设舰队方面将面临某些巨大挑战,目前276艘的规模过小了,我们当前制定的计划是使海军拥有313艘舰艇。

在谈及美国未来海军舰队的具体问题时,与会的媒体和听众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纪录片导演贾德·哈里奥特就要求马伦透露未来的美国海军更多的舰艇型号信息,尤其是攻击核潜艇和航母。马伦随后详细阐述了他计划中的美国海军未来舰队:313艘舰艇中包括11或12艘新型航母。此外,舰队中还包括48艘核动力高速攻击潜艇,120-130艘水面舰艇以及濒海战斗舰,后者排水量较小,吃水较浅,航速极高且作战适应能力极强。未来部署的某些驱逐舰和巡洋舰将成为国家导弹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还将根据海上输送以及迅速前沿部署和强行进入战场能力的需求建造两栖和支援舰艇。

还有听众提问称非常关注美军方争取预算的情况。根据新闻报道,美国海军新一代航母全部完成部署可能需要等待十年之久,而在2艘DDG-1000型驱逐舰建造计划批准后,后续7艘建造计划是否能获得国会批准还未可知。他要求马伦少将详细阐述美国海军得预算获得和使用情况。马伦则在回答提问时趁机大吐苦水,他声称:这(预算)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美国国防部当前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是如何为军队获得足够经费。在目前的反恐战争状态下,美国的国防开支也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几乎没有人认为占GDP总值3.8%的国防经费能够满足实际需求。我与其他军种领导人一样面临着巨大的预算压力,海军所分配到的经费近年来也被大幅度削减。尤其是在当前大量资源被分配至陆军(用于伊拉克战场)的情况下,政府分配给海军的预算经费甚至比4年前还减少了70亿美元。而在90年代,我们的采购支出甚至达到1000亿美元。美国海军每年需减少10000人,按计划要连续4年进行精减,我在任职期间还需要进行两次精减。这对我的打击很大。更严重的是美国海军目前面临着要将80年代采购的战机和舰艇陆续全部退役的特殊历史时期。我们当前拥有的14艘战略核潜艇,预计在15年内它们将因达到服役寿命的上限而被全部取代。

国防资源的投入处于适应未来需求的转型过程之中,我们不再采购那些根据70和80年代技术制造的武器装备。我们面临着推动新研发项目的挑战。如果我们的研发工作能够适应未来需求及时进行调整,那么它将保持健康发展态势。许多人都对DDG-1000型驱逐舰的服役数量感到怀疑,我们目前已拥有2艘该型驱逐舰,我深受鼓舞,这是一种具备极强作战能力的舰艇,舰员数量较少,与其他很多现役舰艇相比,其包括研发、制造、试验以及运行成本在内的全寿命成本较低。

美国海军为何要保持庞大规模

众所周知,美国海军是当今世界规模最为庞大,实力最雄厚的海上力量。即便在冷战早已结束的今天,美国海军仍未放慢前进的脚步,始终在战略思想、技术装备等各个领域维持巨大投入,以期保持对其他国家的单向优势。

对于美国海军为何要在一个和平、发展为主导的世界里保持如此庞大的规模,身为海军作战部长的马伦给出了他的解释。他认为,美国海军的全球部署态势(中东和西太平洋属于重点部署)要求海军继续维持庞大规模。马伦将激进伊斯兰教主义者列为头号敌人,甚至认为一场长期持续的地区性战争难以避免。

他在演讲说说到:美国海军目前处于全球部署态势,在世界各地部署了60000-65000名官兵。其中约有30000名官兵部署于中央司令部所在的作战责任区(AOR),其余海军部队部署于南美、西太平洋、印度洋、地中海、非洲之角以及其他许多我们此前无法想象的海域,这种情况意味着我们正在以一种“平均分配力量的态势”面对未来,因为在当前这种无法预知的世界中,我们无法准确判断将要发生的事态以及有可能采取的行动。

在部署于中央司令部作战责任区内的30000名海军官兵中(目前在该战区部署了2个航母战斗群),几乎有一半部署于陆地:5000人部署在伊拉克;约1500人在阿富汗;数百人驻扎吉布提;2000人部署在巴林的港口。对美国而言,上述地区始终是具有最重要利益的关键区域,美国海军与它们具有传统关系──我们从上世纪40年代末开始就部署于这些地区,而我们超越当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面临的现实挑战后,仍将继续在这些地区部署。

美国海军当前除执行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的任务之外──我们对这些作战行动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显然还需实施海上部署,海洋中的资源以及美国所需要的海洋安全与稳定,都是极为重要的因素而且需要获得有力支援。这种支援不仅仅由海军提供,还包括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我们已与后两者建立了良好关系,目的在于增强联合作战能力。我们将在联合行动方面继续取得进展,并继续强化与其他海上力量进行合作的能力和需求。

美国海军目前处于极为繁忙的状态。我对海军官兵的综合素质以及部队轮换和招募数量均非常满意。即便如此,该军种今后仍将在人员招募问题上面临困难。作为军种领导人,我对民众为国服役的倾向最为关注。目前,这种倾向已与几年前的情况有所区别,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我们当前进行的战争所致,并使我们面临巨大挑战。我们必须根据未来作战需求采取有效应对措施。

当前,美国海军大量在80年代服役的武器装备正陆续退役,同时,具备最先进性能的舰艇、飞机和潜艇正在取而代之,海军如果没有这些新式武器装备,就将一事无成。这些武器装备是我们的核心力量,在当前面临艰难转折和资源不足挑战的背景下,我们正在根据未来作战需求研发多种新式武器装备。

美国海军当前处于极高水平的行动状态。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正在进行强度极高的地面作战行动,在非洲之角国家也同样如此,如果这些行动未能顺利实施,或我们从这些地区撤军,那么它们就会成为类似于世界其他许多恐怖活动盛行的区域。因此,我们虽然主要在中央司令部的作战责任区内担负主要作战任务,但行动范围不仅仅限于该战区。

关于未来形势,我确信我们目前处于一个新时代,我们当前的行动方式与以前相比发生了极大变化,在未来将面临的多种严峻挑战中,最突出的是极端激进的伊斯兰教主义者,它作为主要威胁将存在一段时间。各方都在谈论当前战争演变为长期战争的问题,我认为未来将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一场地区性战争,它不会很快结束,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并尽快解决问题。

千舰海军的初衷

“千舰海军”计划是美国于今年提出的一个涉及全球安全的重大提案,马伦在演讲中详细阐述了他对“千舰海军”理解。他说到: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一个讨论,即美国海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之后将走向何方?我坚信这些部队终将返回美国,我也确信即使美军回国,我们不会放弃中东和西南亚地区。这是因为,如果我们放弃该地区,将会在不久之后被迫再次返回。

中东和西南亚地区虽然仍将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但它并非是我们目前唯一关注的地区。我们在其他许多战区还面临着多种挑战。我认为,海洋是一种“全球共同区域”,是连接各国的纽带,而美国是一个海洋国家。一年半之前,我在纽波特举行的一次国际海上力量论坛发表演讲时曾谈到“千舰海军”的问题,当时我面对来自72个国家的代表,其中有49个国家的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领导人。“千舰海军”的构想是着眼加强全球合作关系,针对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体现在全球范围内的能源和利益活动)而提出的对策。

“千舰海军”的构想有助于化解海洋争端,加强全球合作,解决那些美国无法单独应对的问题。这种举措将对发挥海上力量的成效产生杠杆作用。“千舰计划”并不受某种章程或条约的约束,参与该计划纯属自愿,目前已有许多国家愿意就该计划与我们进行探讨。该计划从根本上有助于创造一种安全的海洋环境。

此外,目前还存在其他多种威胁,其中一些威胁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90%此类武器采用海上输送方式)相关。当这些武器以秘密方式进行交易时,很少有人予以关注,而当其暴露时,将产生巨大的全球性轰动效应。这种非法经济的规模可能高达1-2万亿美元。另外,许多国家当前还面对着非法移民、非法捕捞、贩奴或贩毒等多种问题。

下面我举例说明“千舰海军”计划,我经常将它称为“自由形式”作战力量。在去年的黎以冲突中,我们事先并未策划从黎巴嫩撤出外国公民,而随着形势发展的需要,17个国家的海军力量迅速抵达有关海域并成功解救出这些外国公民。当印尼等地发生海啸时,我们事先显然未制定应对措施,但仍能在海上组成多国联合救援组织并发挥了有效作用。救援行动结束后,各国海军又分别返回原部署区域。

2006年,美国海军重返印尼亚齐,这次是由“仁慈”号医院船执行部署任务。我们之所以采取这种行动,并向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的61000名病人提供救助,是因为该地区是整个世界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美国海军必须继续在该地区继续施加影响,这种行动在几年前还无法想象。今年,我们将采取类似行动,即派遣“舒适”号医院船从巴尔的摩出发到南美洲部署一段时间,此类任务具有更为广泛的内涵,即我们必须密切注视相关国家的不确定性因素,为发展与这些国家的双边关系而进行相互交流。

然而,美军将不仅仅向有关国家和地区派出医院船,还可能派出作战舰艇。今年年底,我们将向非洲西海岸派遣1艘医院船执行类似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另一艘医院船将驶向西太平洋。这种情况并不意味着我们将不再重视高端层次的海军力量(如航母)以及长期以来一直对美国至关重要的海上作战能力。实际上,后者执行的任务在未来将会继续增加而并非压缩。

美国海军已建立了一种被称为“远征作战司令部”的新型指挥机构,目前约有3-4万名海军官兵担负该机构所指挥的作战任务。2007年3月,美国海军自越南战争结束以来首次建立了1个“内河”中队,该中队将在近期被派遣至伊拉克。从长远看,它将是一种重要的浅水作战能力,而我们实际上也将不再是一支单纯的“蓝水海军”,而是有必要具备在所有水域实施作战行动的能力,由此又重新回到与许多国家建立合作关系并共同应对安全挑战的问题。这不仅仅与美国相关,而且涉及到美国海军的作战能力,美国与有关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在对方提出请求时的支援意愿。当前,美国已感受到实施上述行动以及建立合作关系的大量支援需求。

当我思考美国海军在伊拉克战争后的发展趋势的问题时,也认识到与某些传统作战能力相关的挑战。美国海军有必要建立可靠的水下作战能力、反潜能力、水雷战能力以及打击能力,并因此需要投入大量资源。上面我曾谈到海洋作为“全球共同区域”的问题,天空以及网络空间显然也存在类似问题,美国海军对此也必须加以高度关注并具备相应能力。

美国海军已具备机动导弹防御能力。对于机动作战力量而言,这是一种极为突出的作战能力。我们没有必要在获得许可后才能进入全球范围内的某个地区,如果总统需要海军,可以随时要求我们进入任何特定地区。因此,具备并不断发展导弹防御能力是我们关注以及资源投入的重点。

尽管马伦和美国海军高层一再宣讲“千舰海军”建立的出发点是为了维护参与国的共同海上安全,是为了应对恐怖袭击、海盗、自然灾害等事件。但美国主导的,充满冷战结盟色彩的“千舰海军”计划在国际上应者寥寥。防务专家克里斯就在会上提出了尖锐问题。他认为,联合国显然没有采取行动支持美国提出的“千舰海军”方案。该方案目前只获得了部分国家的支持,北约盟国以及俄罗斯和中国都尚未表态,而他们是“千舰海军”计划不可或缺的支持。面对这个问题,马伦只能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

计算机国际公司的比尔·考特尼所提出的技术层面的问题显然更对马伦的胃口。当前者问及“千舰海军”将在共同指挥和控制技术方面呈现出层次性特征,并通过多种协同有助于发展联合作战意愿时。马伦立刻表示赞同,并例举大量事实侃侃而谈。他说到:实际上,我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帕特·阿伦探讨过这个问题。美国海军与海岸警卫队在这方面已进行了大量协作并迅速取得了某些巨大成就,我们将其称为“海域感知”,这涉及到与盟友分享非保密数据和信息,而且“千舰海军”的构想并未设置限制条件,因为我们已经超越了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范围。我们与国际海事组织(IMO)进行了合作,共同制定相关制度。我们还与商业界进行交流,因为各方在海上商业运输以及确保海上航道安全方面都拥有巨大利益,获得这方面的技术并不需要付出很大代价。

另一方面,我们一旦开始进行数据共享,就可以观察到地中海或非洲西海岸的情况,这在几年前让人难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面临大量信息,而找到所需要的东西就象大海捞针一样困难。我们需要利用相关技术梳理这些信息,而且希望这些技术不致过于昂贵。国际海事组织目前使用了监控所有排水量300吨以上的船舶的自动识别系统,该系统类似于联邦航空局的飞行器识别系统。我认为最终将会研制出监控海上所有物体的监视系统,并能迅速发现不正常情况,它类似于目前能够发现不发出识别信号的飞行器的飞行监控系统,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建立此类系统。非保密数据的分享也有助于在盟友之间建立必要的信任,过去则缺乏这种相互信任感。

关注中国

随着中国的日益崛起以及中美关系重要性的不断上升。在美国官方、军方的理论研究和政策宣示中,中国已经愈发成为一个不可能绕开的议题。考虑到中美海军是西太平洋实力最为强大的两支海上力量,两军的关系对于该地区的未来发展极为重要。马伦少将作为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是这支全球最强大海上力量的核心决策层成员。他对中国乃至中国海上力量的看法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美国海军的官方表态,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马伦在演讲中说到:我对中国及其海军力量的崛起尤为关注,这是一种十分重要的发展趋势。我认为,中国军事力量显然正在从过去以地面部队为中心向以空中力量和海上力量为中心转变,这支军事力量及其作战能力极有可能以美国海军为目标。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着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中国对军事技术的投入显然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在西太平洋海域内,美国多年来一直在作为亲密盟友的日本部署了海军舰艇,今后我们仍将继续采取这种做法。

西太平洋地区的稳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未来中国将继续向海军力量投入大量资源,中国的和平崛起将对各方有利。美国与中国建立了极为密切的经济关系,所有人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正在加深对中国大力加强海军建设的战略意图的了解,并通过加强双方关系保持透明度,从而不至于使双方陷于错误计算或判断形势的境地。

而在演讲结束后的提问时间里,马伦少将再次阐述了他对中国海上力量崛起的看法和态度。陆军国民警卫队退役军官汤姆·艾默里在提问中说:2个月前,《华盛顿时报》曾报道,1艘中国潜艇在公海海域与美军1个航母战斗群相遇,并在导弹射程范围内浮上海面。假设该报告准确,您如何从中国采取的这种活动中判断其战略意图?马伦认为,这次事件确实引起了美国海军的高度关注,这是因为它表明解放军潜艇能在作战层次完成某些特定任务。性能优异的宋级常规潜艇并未表现出对美方不利的战略意图,但它显然展示了对中国海军而言极为重要的作战能力。他还提到,美国海军一直在高度关注中国海军的实际情况、发展方向以及正在采取的行动,并基于这些观察调整某些政策。这次事件令人感到意外,由此美国海军也将高度重视中国海军今后的发展并采取相应对策。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近期对美国的访问就将有助于加深相互了解。

谈及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访美,帕斯奎尔要求马伦简要介绍相关情况,譬如设置了哪些会议议程,如何与来访的中国海军司令员打交道以及美国海军高层将采取何种方式促进美国和中国在亚洲形成安全共识?

马伦的回答是:这种安全共识实际上是指美中两国采取何种方式实现共同目标,它实际上是太平洋司令部(PACOM)及其司令法伦上将在任期内取得的一系列重要成就之一,他与太平洋战区内的相关国家(尤其是中国)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交流,我不仅对他表示由衷的敬意,而且坚信这种交流将会继续取得成效,我们也将继续保持这种良好关系。法伦上将为美军开启了中美交流之门,并与中国同行之间建立了良好关系。

我认为,在亚洲建立安全环境至关重要。我们与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关系,近年来与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也发展了合作关系,上述所有国家肯定会支持在该地区建立安全环境,它们拥有的海军力量不仅担负领海防御任务,而且在未来还可能向其他地区投送作战力量,因此我们必要认识这些国家的战略意图。

某些国家正在发展旨在保护其在马六甲海峡的利益的海军力量,这种情况使我们得到某些启示。但这些国家对高技术的投资也使我们急于了解其战略意图,我们试图通过建立合作关系更好地了解这些意图。更重要的是,建立这种合作关系有助于加强双方的相互了解,如果发生某些难以预料的事件,我可以通过热线与对方领导人进行交流,从而不至于使双方错误判断形势。

海军是美国实力和能力的象征

对于未来的美国海军这个命题,迈克尔·马伦给出了完整的结论。他在演讲中说到: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在其整个发展历程中的作战优势都建立在全球部署并与各国发展关系的基础之上。在当前危险程度不断加大的全球环境中,海军成为美国实力和能力的重要象征,该军种应该重新执行不断扩展的各种任务。从全球范围看,越来越多的人口正迁至海岸线附近的区域居住。某些数据显示,全球约有80%的人口居住于距海洋或大面积水域200英里的区域内。

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各国的相互依赖程度不断提高,相互交流也在不断增多。确保海洋安全将会使所有人受益,它能够使父母有能力为子女创造更高的生活水平以及更加美好的未来。我在世界各地都已看到这种情况,全世界的父母都怀有这种愿望,因此美国有必要与盟国一起为其他许多国家提供安全环境,此类任务将在我们未来担负的使命中占有很大比例。

概言之,美国海军当前面临着多种挑战。未来将是一种联合作战的态势。当前,美军地面部队面临着因战线过长而作战能力受损的问题,而海军和空军成为美国的战略预备力量。如果世界其他地区发生问题,美国将依赖海军和空军。除针对威胁作出反应之外,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美国的远程作战力量)将提供极为重要的威慑和阻止能力,这不仅仅体现于当前,而且适用于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它不仅要求海军具备更为平衡的作战实力和能力,而且要求美军所有军种都具备这种实力和能力。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首例疑有望被治愈狂犬病患者已于23日死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