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危机潜伏 从美国空军协会年会看美国空军软肋

2008-01-17 15:56:43 来源: 国际展望
0
分享到:
T + -

危机潜伏

从美国空军协会年会看美国空军软肋

众所周知,美国空军是当今世界最为强大的空中力量,其超强的打击能力为其他国家空军所望尘莫及。从表面上看来,似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空军都将继续保持当今的绝对优势地位。然而,就在今年9月24-26日于华盛顿召开的美国空军协会航空航天年会上,多名美国空军的高层官员们透露出了一个令美国政府不安的消息——美国空军正面临着危机,而且其严重程度是美国空军成立60年来前所未见。

在为期三天的会议期间,美国空军的高级官员们异口同声地呼吁公众密切关注威胁空军未来健康发展的一系列障碍。他们的论调已经远远超出了这样一个事实的限定:在过去的17年里,美国空军一直处于真枪实弹的热战中。

这些官员们首先指出,空军现在已经难以保证让主力战机进行持续数月以上的现代化改进工作。空军不仅饱受资金短缺之苦,还得应付来自国防工业界的法律纠纷,以及由此而来的各种关于空军行为是否合法的文章的攻击。与此同时,空军作战飞机老化现象十分严重,战机的平均年龄目前已经达到24年,而且仍在继续上升。

另一个困扰着空军的问题是国会一直拒绝允许空军自行掌管它自己下属的机群,而空军这样做的意图是在花最少钱的前提下,获得更强的作战能力。多年来,立法者们一直在拒绝让数以百架计的老旧而故障不断的飞机退役。这些做法保证了本土许多地区就业问题的解决,但却导致飞机的维护费用一路飙升。

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正准备大力扩充力量,并对美国空军提出了一些新的需求,这些需求的内容目前虽然还不够具体,但可以肯定会很重要。尽管如此,美国空军仍然难以调回5000多名原本执行他们的“核心性”空军任务,现在却转到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其他地方从事“地面部队任务”的飞行员。

美国空军的高层官员们说,在政治层面,华盛顿的立法者们很大程度上只是在“臆想”空中力量带来的好处,但这些人似乎根本就不相信有必要对这种国家性的资源进行周期性的更新。

军力严重不足

在上述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美国空军不得不长期面对因缺乏经费,而无力为给空军装备现代化的飞机和其它武器、招募和保留高素质的空军人员,以及训练和补给这些部队并使之处于高度战备状态的窘境。空军官方声称,空军每年在项目开发方面始终存在2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空军最近计划即裁减数千名军人,以腾出资金购买新装备的设想已经落空。所节约下来的经费被飞涨的燃料价格和其他费用所吞没。

一些在空军协会讨论会上发言的人士坚持认为,空军有一个应对其未来需要的计划。不过,这些高层人士却在一个关键性问题上意见一致:对于许多威胁到美国空军未来健康发展的问题,空军自身都无力控制乃至施加影响。如果空军要为自身的未来发展作准备,它就将需要外部力量的帮助——而且得尽快得到。

空军部长迈克尔·维尼对这一点说得尤为透彻。维尼说,人们只需稍加留意,便会发现美国空军在目前的“全球反恐战争”中正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指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军地面部队正遭受大量伤亡,也因此引起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关注;但美国人应该沉思片刻:如果没有制空权,这场战争会是什么样子。2001年“9.11事件”爆发后,美国空军在阿富汗发动了一系列军事行动,只用了短短的几周时间就消灭了大批塔利班的正规部队,致使塔利班政权迅速倒台。维尼表示,只要牢牢掌握着制空权,地面上的“公平战斗”几乎就没有上演的可能性。如果出现这种战斗,只能“意味着空中行动中心事先没有加以警惕,而且更可能意味着空中力量没有被及时召集到位。”

与会者一致认为,如果没有美国空军的积极参与,美军在阿富汗的行动将艰苦的多,美军地面部队将蒙受难以想象的巨大伤亡。空中打击可以在不让任何士兵冒险的情况下干脆利落地摧毁目标。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空运的补给品正拯救着数以百计的生命;美军的军用卡车则得以免受爆炸物的直接攻击。与会者同时表示,美国空军必须捍卫这一优势,但它的现代化计划的制定需要用很多年的时间。曾担任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司令的罗纳德·凯斯空军上将说,目前参加“反恐战争”作战的,不是F-22或F-35,而是美国空军在30年前研制的F-15和F-16。

参加会议的美国空军高官们在会上提出强烈呼吁,要求政府和国会增加空军的预算,加速新式装备的列装,以应对未来数十年将出现的威胁。维尼表示,空军必须使每一位驾机参战的飞行员坚信其座机拥有压倒一切对手的能力,而要使美国空军继续保持这种能力,政府就必须立即增加空军的经费,否则,美国空军就将失去原有的巨大优势。

装备老化

美国空军司令迈克尔·莫斯利在会议上对空军装备的现状提出严厉批评,他特别举出发生于不久前的一个事例来证明他的观点。2007年9月7日,在佛罗里达州,一架隶属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MH-53“铺路爪”直升机在迫降时损毁了,两名飞行员受伤。美军已有6架MH-53因各种事故失事,美军现有MH-53的平均飞行时间达11000小时,即使是对于“铺路爪”这种被频繁使用的直升机而言,这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那架“MH-53的最后一次出击”很可能是“战斗性的空中飞行”,正如莫斯利所言,这将是“很合适的最后一次任务”。

人们揣测,在研发方面已拖延很久的CV-22“鱼鹰”(Osprey)倾转旋翼机,未来将担负大量目前由MH-53承担的任务。但CV-22现在还不具备初始作战能力,部分原因是该机目前的装备数量太少。莫斯利同时表示,一旦条件允许,美国空军就准备提前将CV-22部署到战区去。

实际上,在MH-53这一问题上,美国空军还算幸运,因为该机的替代机型已经投产,空军因而可以放心淘汰老旧的飞机。但对美国空军中的很多飞机而言,事情却并非如此,因为来自国会方面的各种各样的约束迫使空军继续使用数百架以服役数十年的C-130、B-52、C-5和KC-135等飞机。这迫使空军空军每年花费巨资继续维护大批“祖父级”的老飞机,在财政上带来了很大负担;而在空军看来,如果用新型飞机来替代担负这些飞机话,作战效果会好的多。

莫斯利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们说,“希望能给我们管理我们自己的武器库的自由,并撤除对飞机退役问题的各种限制。”空军指望用这种办法来减少或调整本军种的开支。燃料价格的上涨也给空军的财政造成很大冲击,石油价格每涨10美元,空军的开支就会增加6.65亿美元。有鉴于此,美国空军的器材司令部正带头大力推动寻找可替代性能源。

空军器材司令部司令布鲁斯·卡尔森将军说,器材司令部“通过改善工作程序,在提高飞机的可用率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下一步的目标是节省开支。”实际上,美国空军已经在通过削减飞行小时数的办法来支付战争费用了,但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已经暴露出很大的负面效应。由于训练时间的减少,不少飞行员的作战技能出现了退化的迹象,部分飞行员投掷炸弹的精度大为下降便是明证。部分官员指出,空军必须在2009和2010年间设法弥补因削减训练时间带来的不良影响,否则的话,将使美军在未来的战斗中付出沉重代价。

在战机的数量和作战能力方面取得平衡,是美国空军所面临的另外一道难题。美国空军负责战略性计划和项目的副总参谋长小雷蒙德·约翰斯中将举例说:“一定数量的钱可以买一群F-86,也能只买区区一架F-22A。一群F-86可以使战机数量充实很多,但相关的作战能力却提升甚微,反观一架F-22A,它将能够“显著提升空军的作战能力,但几乎不增加飞机的数量。”这也正是空军正同时研发F-22A和造价相对低廉的F-35的主要原因。

预算困境下的现代化计划

美国空军目前在资金的使用上日益捉襟见肘,以前提出的通过削减4万空军人员、以便腾出资金用于战机现代化的办法,已经胎死腹中。实际上,空军平均每年短缺200亿美元;而且,空军已经受不起裁减更多的空军人员了。约翰斯说,除非空军能够获得大量现金的补充,即从2009财年度开始能多拿到90亿美元的拨款,在后续几年内每年都可将资金增加到280亿美元,否则,空军将无力满足《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提出的组织86个战斗联队级单位的目标。他说,目前的预算只能使空军拥有78个战斗联队级单位——比计划的要求少8个。

看一下美国空军最重要的五个现代化项目,就能了解到美国空军现在的困境。位于这份现代化计划清单顶端的,是下一代KC-X加油机的;在经历了持续不断的争论后,该计划已经被耽误了多年。美国空中机动司令部的新任司令阿瑟·利希特说,现在这种环境,可能会导致美国空军将在艾森豪威尔时代研发、目前仍在飞行着的KC-135型飞机一直用到2082年。这样做遭到的后果,只会是国防工业界的抗议,以及按照国会的要求减少该型飞机的购买数量。空军期望能在明年年初选出KC-X竞标项目的优胜者。

排在现代化计划优先发展项目的清单第二位的是下一代战斗搜救直升机(CSAR-X)。一年前,空军曾宣布波音公司的HH-47直升机为这一项目的竞标胜利者,但其它竞标者对这一决定提出了抗议,美国空军只得决定重新开始进行竞标。与此同时,目前被用来弥补空军人员减少所造成的损失的HH-6老式直升机,也越来越接近被迫退役的境地了。

排在美国空军优先发展项目的清单第三位的是太空武器系统。第四位是F-35战斗机,但该项目一旦大规模启动,必将导致空军的军购费用大幅上升,从而成为国会、国防部和空军各方面持费用削减论调的人士的众矢之的。

排在最后的是“2018型轰炸机”,卡尔森说,它要想按照预定日期服役并形成攻击性力量,很可能要采取批量生产的方式。但鉴于战略轰炸机研制资金十分庞大,加之美国打算在下一代轰炸机上应用大量革命性的新技术,因此其价格也必然令人咋舌。要大量装备恐怕没那么容易。

提升空运能力

不过,空军现代化的困难还远不止于此。直到2006年9月,联合运输机(JCA)项目仍因各方争议不断而处于搁置状态,但在此之前,这一合同已经被初步划拨给了L-3通信集团的C-27J运输机。争论最后在有利于L-3集团的情况下得到了解决。

随着美国空军宣布C-5的“可靠性提升和发动机更新项目”的支出已经超出了预计,战略运输机的发展计划也处在了左右为难的困境中。对于这111架参与“可靠性提升和发动机更新项目”的飞机而言,它们的耗资估计在88亿到170亿美元之间,预计交付后的飞机的可靠性将提高10%。

维尼在一次会议上对记者们说,如果事实证明较高的那种估价是正确的,那么,C-5的“可靠性提升和发动机更新项目”的最终结果,就将与购买11架全新的新式运输机相同。这种不确定性也影响到了仍在生产中的C-17,但这种影响或许不会持续太久。空军已经确定需要292架战略性运输机,要么购买C-17“环球霸王III”,要么对C-5进行现代化改装。

美国空军已经表示让30架服役时间最长的C-5退役,并购买一定数量的C-17作为替代手段。但空军目前并不打算全面淘汰C-5,也不想把能够花在新式加油机上的钱花费在“全球霸王III”身上。尽管预定的最终拍板时间已经到了,但未来的机动性战略仍远不清晰。

加强网络战能力

维尼在研讨会上宣布,威廉·劳德少将将前往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出任临时网络战司令部司令(该司令部的永久性驻地仍待定)。劳德在其职业生涯中,曾长期担任军事通信系统军官,并曾在五角大楼担任负责空军网络空间转化和战略制定的总监。“美国人进行战争的新方式确实已经越来越依靠网络空间了,”维尼评论说。“实际上,我们所有的信息和侦察通讯内容都要通过这一领域流动,”飞机和精确制导武器的链接也是如此。临时组建的“网络战司令部”将确保美国空军在网络战的优势地位。“网络战的时代就在这里,”维尼说。空军的网络战部队需要“看起来象战士”,他补充说,因为“我们的对手已经着手”在电子战领域进行战争了。

美国空军第8航空队司令小罗伯特·艾尔德少将说,网络战是美国空军今天作战行动的一个实实在在的组成部分。他说,网络战当前的任务包括:对付位于伊拉克的遥控性IED系统;从空中和地面的平台实施电子战;击败使用全球定位系统和卫星通信手段的恐怖分子;阻止雷达和海上航行干扰台的活动。“网络领域一直吸引着我们,”艾尔德说。“这不是我们明年或后年将要做的事情。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大事。”

预备役部队状况

令与会的美国空军高官欣慰的是,美国空军的预备役部队刚刚从不久前的混乱状态中摆脱出来,逐渐成为了一支可靠的力量。他们正积极地在全世界范围内支援各种作战行动,征召到的和保持住的人员数目都与预定目标很接近,空军国民警卫队和空军预备役司令部(Air Force Reserve Command)正全力将自己打造为新型的、可持续执行任务的组织。

空军国民警卫队司令克雷格·麦金利中将阐述了空军国民警卫队在未来一些年内的转型计划。在2006年,有44%的空军国民警卫队人员被派去执行飞行任务,40%的人员在执行远征性战斗的支援任务,6%的人员则在担负新的“总体化军队一体化”(Total Force Integration)的任务——如使用无人驾驶机的战斗行动。

到2025年,随着空军警卫队继续重组结构,并淘汰掉老式的战斗机,上述比率将发生变化。届时,变化后的情形将是:36%的空军国民警卫队人员执行飞行任务,33%执行远征性战斗的支援任务,18%担负新的“总体化军队一体化”的作战行动。

空军国民警卫队司令部正苦于缺少1%的人手,但麦金利似乎并不那么着急。空军国民警卫队的目标是拥有10.7万人员,但现有的人员总数是105892名。麦金利说,空军警卫队日后不会降低这一标准,因为更多的新岗位还有待人员前往填补。

几年来,空军预备役司令部一直是“反恐战争”中的一个活跃角色,已不再是一支战略性的后备力量了。空军预备役司令部司令约翰·布雷德利中将说,61%的空军预备役人员已经被动员起来、参加“反恐战争”了。例如,一个战斗机中队在6年内被部署了4次——布雷德利说,这一频率是“合理的”。

布雷德利说,空军预备役司令部征召和保持的人员数目都是一定的。司令部方面并未感到它麾下的空军人员人数正在走向枯竭。志愿兵的比例依然很高;布雷德利说,他可能损失更多的人员,这更多的是因为基地调整和关闭行动,而不是因为对工作过度操劳的不满。

甘四华 本文来源:国际展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首例疑有望被治愈狂犬病患者已于23日死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