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圣战者"

2013-10-10 13:43:34 来源: 网易军事
0
分享到:
T + -
2013年9月21日,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高档商场“西门”购物中心,突遭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分子恐怖袭击,造成至少59人丧生,187人受伤。那么,该组织到底是什么来路呢。网易军事将为您解读。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索马里青年党是索马里众多武装派别的后起之秀。图为青年党武装人员。

索马里军阀林立 最大派拥兵3万建国

索马里青年党(Al-Shabaab)的滋生和发展,与其所处的特殊土壤——索马里绵亘至今的动乱局面与无政府状态息息相关。尽管早在2005年初,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编注:以下简称索过渡政府)就成立并得到国际广泛承认,但前者因实力孱弱,只能坐拥首都摩加迪沙,号令长期不出京畿地区。目前在索境内,存在着多股割据势力。

据外媒介绍,以哈尔格萨为中心的索东北部是“索马里兰共和国”(以下简称“索马里兰”)的地盘,囊括了索18个省中的5个,拥兵约3万。与前者毗邻、扼控“非洲之角”的是“邦特兰”(编注:取名自索马里以出产香料著称的古国“邦特”)。为争地盘,2007年,“邦特兰”曾与“索马里兰”兵戎相见。而2009年以前,以索西南部交通要冲拜多亚为中心,“索马里西南国”曾偏居一隅。眼下,“索马里西南国”和“邦特兰”已归附或承认索过渡政府,“索马里兰”则依旧拥兵自重。

青年党为法院联盟分支 曾遭埃塞俄比亚打击

然而,以上并非索马里乱象的全部。自2006年以来,索国内各路伊斯兰武装渐成气候。1991年西亚德政权垮台后,索陷入了军阀混战的时代。受北非伊斯兰运动影响,索境内出现了一些奉行沙里亚法(伊斯兰教法)的宗教法庭(编注:穆斯林约占索马里总人口的95%)。2006年6月6日,“伊斯兰法院联盟”(以下简称“法院联盟”)成立,意图通过武力征伐,将索变成政教合一国家。短短3个月时间,该组织便夺取了包括摩加迪沙在内的索中南部地区。2006年12月,埃塞俄比亚介入索内战。在索政府军与埃军合力反击下,“法院联盟”迅速溃败并分裂为若干小股武装,名号不复存在。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索马里青年党武装人员在拖拽一名阵亡的政府士兵。

青年党属于宗教极端势力 要发动"圣战"

然而,索境内积蓄多年的宗教极端力量不可能一朝消散。就在“法院联盟”瓦解之际,该组织的一个分支却逆势而起,这就是索马里青年党。据外媒报道,索马里青年党主要由逊尼派穆斯林组成,其在控制区内实行严格的沙里亚法,并宣称要对“伊斯兰的敌人”发动“圣战”。

尽管宗教色彩浓厚,但前者其实是由索境内多个大部族(拉汉文、达鲁德、伊萨克、哈维耶等)组成的武装联盟,下辖民兵最多时达1.5万之众。索马里青年党与“基地”组织过从甚密,甚至被外界视作“基地”组织在非洲的重要分支。由于制造过多起绑架、杀害外籍人士的案件,并迫使国际人道救援活动中断,该组织已被美国、英国、挪威、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列入恐怖组织“黑名单”。

2010年青年党联手海盗集团 攻入首都

2009年1月埃塞尔比亚从索马里撤军后,与海盗集团联手的索马里青年党趁势反扑,并在同虚弱不堪的索过渡政府对阵中屡屡得手。到2010年底,索马里青年党已控制了包括摩加迪沙(编注:该组织并未完全占领首都,过渡政府仍坚守着部分街区)、西部重镇拜达博、南部重要港口城市基斯马尤在内的索中南部大片国土。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守卫在索马里一处机场的乌干达维和士兵。

青年党有两大后台 其中有厄立特里亚

索马里青年党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恐怖团伙,围绕该组织的兴衰成败,许多外部力量都在积极插手运作。

据悉,索马里青年党背后至少有两大“硬后台”。首先是厄立特里亚。该国原系1993年从埃塞尔比亚分裂出来的一个小国,1998年至2000年,双方还因边界争端爆发战争。出于宗教感情(编注:厄近半数民众为逊尼派穆斯林)和对抗埃塞俄比亚的需要,厄方向索马里青年党提供了大量武器、资金。

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编注:以下简称“非索团”)表示,在他们抓获的索马里青年党战俘中,曾发现有一些厄军士兵。另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厄政府曾每月资助索马里青年党8万美元。其次是离心倾向严重的“索马里兰”。美国国际战略协会出炉报告称,“索马里兰”领导人与索马里青年党高层私交甚笃,不仅私下庇护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商,还直接派兵助阵。

青年党财源广阔 得到中东地下网络汇款

具体到索马里青年党本身,其“软”“硬”实力亦不可小觑。战略层面,该组织野心勃勃,妄图武力统一索马里后,建立神权政体;资金方面,据联合国2011年7月发布报告称,在控制了基斯马尤港的转口贸易后,索马里青年党每年能获利3500万到5000万美元。此外,分布在中东、欧美等地区的地下筹款网络,也如涓涓细流,源源不断地向索马里青年党“输血”。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图为索马里青年党中的外国武装分子。

青年党招募西方"圣战者" 实施本土袭击

人员方面,该组织特别重视引进“外援”。据联合国报告称,索马里青年党的骨干成员多为来自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外籍恐怖分子,他们负责训练索马里人如何使用先进武器和自杀炸弹战术。而该组织如此热衷招募外国,特别是西方“圣战者”,一方面,是打算让这些人日后返回西方,在本土实施恐怖袭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人比较忠诚,不易受索国内长达20年的部族争斗影响。从这个角度讲,索马里青年党之所以战斗力较强,与其很大程度上超脱了国籍、种族、部族乃至性别的羁绊,而以宗教极端思想为纽带凝聚全球“圣战者”有很大关系。

1.77万非盟部队进入索马里围剿青年党

但索马里青年党的对手也不是“善茬”。2010年7月,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遭索马里青年党的“人体炸弹”袭击,144名无辜平民伤亡。这一严重挑衅促使非盟痛下决心,调重兵前往索马里“剿匪”。截至2012年2月,非盟部队已达1.77万人。

肯尼亚和埃塞尔比亚也分别派兵进入索境内参战,大大增强了反恐阵营的实力。2011年10月18日,因不堪忍受索马里青年党多次绑架肯尼亚公民,肯军穿越索南部地区,发起了代号“护国”的大规模作战行动。据《简式情报评论》估计,当时至少有5个营、2400名肯尼亚军人驻扎在索马里。

青年党领导圈争权斗争惨烈 内讧火拼

另外,索马里青年党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很惨烈。据不完全统计,从2002年至今,索马里青年党历任5位首领中,至少有2人死于非命,1人被挤出权力核心。例如,由于近来损兵折将、丧师失地,围绕索马里青年党的未来出路,该组织原领导人易卜拉欣·阿夫哈尼与另一重要头目阿里·祖拜尔分歧巨大(编注:前者倾向于立足索马里本土“深耕细作”,后者则主动向“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效忠,决心将索马里青年党也打造成跨国恐怖团伙)。

双方矛盾逐渐升级,最终演化为一场火并。2013年6月20日,阿夫哈尼遭祖拜尔逮捕并很快被处决。2013年9月14日,祖拜尔还枪杀了对他心怀不满的美籍恐怖分子奥马尔·哈马米。祖拜尔的狂妄和狠毒,让他在索马里青年党内树敌甚多,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该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图为参加打击索马里青年党的非盟部队。

非盟与青年党激战数月 青年党节节败退

进入2011下半年后,随着肯尼亚、埃塞尔比亚强力介入,索马里青年党耀武扬威的日子总算到头了。当年8月初,索马里青年党被赶出摩加迪沙,仓皇退回距摩加迪沙250公里的西部重镇拜达博。2011年10月下旬,肯尼亚国防军作战范围扩大至索南部及西部地区。肯军发言人表示,将通过“建立缓冲区”,阻止索马里青年党卷土重来,并称己方终极目标是“铲除索境内一切反叛势力”。友军干得漂亮,埃塞俄比亚也不示弱,2012年2月22日,埃军攻克拜达博。

此后数月,双方在二、三线城镇展开激烈争夺,索马里青年党节节败退。2012年5月25日,索政府军与非盟维和部队夺取了摩加迪沙以东的战略重地阿弗戈伊走廊。6天后,肯尼亚国军队又拿下了索南部交通枢纽阿弗马都,而这里距基斯马尤港还不到120公里。

青年党现在已从1.5万降至6千 龟缩一偶

从6月26日到7月11日,在非盟部队火力掩护下,索政府军连克位于摩加迪沙外围的巴腊德、兰塔等叛军据点,彻底解除了索马里青年党对首都的威胁。8月27日,索马里青年党控制的一处重要港口马尔卡失守。10月初,索马里青年党终于失去了最大的财源地基斯马尤港。2013年9月19日,索政府军与非盟部队发起新攻势,从索马里青年党手中夺回了中谢贝利省的马哈迪。

据称,这是后者控制的最后一座中心城镇。按索马里官方的说法,这次行动“拉开了清剿索马里青年党残余势力的进攻序幕”。而从外媒报道推断,目前,索马里青年党控制的地盘,已从鼎盛时期的“半壁河山”被压缩到西南一隅,仅控制着巴尔代雷、巴拉维等人口稀少、土地贫瘠的南部小城镇。而该组织麾下的武装人员,也从全盛时的1.5万人锐减至数千人(根据外媒提供的资料,已低于6000人),甚至更少。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绰号白寡妇的英国女子卢思韦特现年29岁,目前是索马里青年党头目之一,也被认为是肯尼亚商场袭击案组织者。图为卢思韦特。

青年党袭击肯尼亚为逼迫非盟撤军 进行恐吓

正是在这样“风雨飘摇”的大背景下,索马里青年党发动了对肯尼亚的袭击,而其之所以选择内罗毕“西门”商场为袭击目标,原因大致如下:1、祖拜尔独揽大权后,急于树立权威、稳定军心,并贯彻他的“恐怖输出”方针;2、报复肯尼亚出兵索马里,也有对国际社会“敲山震虎”(编注:往来该商场的顾客多为肯尼亚富裕阶层和外国使领馆人员)之意;3、试图借此逼迫肯尼亚撤军,以扭转己方战场颓势;4、出于对基督教文明(编注:肯尼亚约8成居民信奉基督教)和以色列(编注:“西门”商场为以色列商人产业)的极端仇视;5、肯尼亚与索马里西部(编注:索马里青年党的根据地恰在这一带)接壤,且边境线漫长、反恐体系不完善,便于恐怖分子实施越境袭击。

青年党在肯尼亚商场袭击中表现出很高战术素养

应该讲,索马里青年党在策划、实施肯尼亚恐怖袭击案的过程中,确实表现出相当高的战术素养,比如事先侦察“踩点”、预先在商场内藏匿武器、乘车发动突袭、挟持人质做“盾牌”、选择超市(编注:生活必需品齐备,且障碍物较多)据守顽抗等。但是,恐怖分子在战术方面的“亮点”,并不能掩盖其“狗急跳墙”的虚弱本质。

美军抓捕青年党首脑虽失败 但其已成惊弓之鸟

正实际上,索马里青年党在国内的日子很难挨,可谓“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为减轻正面战场压力,他们只得铤而走险,孤注一掷,意图靠一两次恐怖袭击来逼退外国“干涉军”。但事实证明,这不过是痴心妄想。就在“西门”商场遭袭事件发生仅4天后,2013年9月25日,索马里政府军与非盟部队联手,一举收复了被恐怖分子控制的中部城镇比亚德。而占据该城的索马里青年党武装,正是6天前从中谢贝利省撤退的那些残兵败将。据当地媒体报道,战斗中只有3名恐怖分子被击毙,其余人则望风而逃,索马里青年党的士气之低迷,由此可见一斑。

另外,美军突袭巴拉维的行动虽不成功,却从一个侧面暴露出恐怖分子已成惊弓之鸟,稍有风吹草动就猛烈开火。据称,美军要抓捕的目标,是个名叫阿卜杜卡迪尔的肯尼亚男子。有情报显示,正是此人策划、协调恐怖分子实施了内罗毕西门商场袭击案。另悉,前者还曾打算对肯尼亚议会大厦、联合国驻内罗毕办事处,以及一家索马里高官时常光顾的餐厅发动恐怖袭击,但这些阴谋均被挫败。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图为肯尼亚商场袭击案爆发时,赶来增援的肯尼亚特战部队。

索马里极端势力社会基础仍在 还有后起之秀

在多方围剿下,索马里青年党势力渐趋式微。早在去年2月23日,即该组织丢掉拜达博的第二天,非盟部队指挥官弗莱德·姆基沙将军就告诉BBC,索马里青年党正处于“最微弱的阶段”,并将“在不久后完全溃散”。目前,索马里青年党已无力发动大规模反击,只能进行一些零星骚扰,其最终失败指日可待。但这并不意味着索马里从此“天下太平”,因为滋生宗教极端势力的社会基础依然存在。

“法院联盟”与索马里青年党的“前赴后继”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2012年2月,索国内3个最大的伊斯兰政治团体,合并成立了一个新的伊斯兰政党“达尔伊尔”,其成员中包含众多前政府要员。另据外媒报道,近年来,“穆斯林兄弟会”在索马里的发展也较为迅猛。除这些政治立场较温和的伊斯兰政党外,索境内还活跃着“希兹布尔伊斯兰党”等极端组织,据称其下辖4支教派武装,至今仍在和索过渡政府分庭抗礼。

非盟军队不可能长期驻扎 青年党仍有实力

具体到索马里青年党本身,这个成分复杂、派系繁多的武装组织即便解体,也仍具备强大“再生能力”。非盟部队不可能长期驻扎,一旦外部压力减轻,那些蛰伏地下的反叛力量便会伺机作乱。而最令外界特别是西方担忧的是,2012年2月19日,索马里青年党领导人宣布向“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效忠。尽管有分析人士指出,当时索马里青年党内外交困,不排除其有“挟洋自重”之意,但不管怎样,索马里青年党甘与“基地”组织同流合污已成不争事实。

而盘踞也门的“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则“慷慨”接纳了大批“索马里兄弟”,这帮亡命徒“人还在,心不死”,始终是索国家安全的一大隐患。而且,每年10月索马里将进入雨季,糟糕的天气和交通条件势必对清剿恐怖分子的军事行动造成许多困难。去年10月初索政府军和肯尼亚部队收复基斯马尤后,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就曾发出话来,“我们会在基斯马尤和肯尼亚之间的泥泞丛林里与敌人周旋……我们确信敌人将不得安宁”。

解密索马里青年党:凝聚全球

从长远来看,索马里前景仍然堪忧。2012年9月16日,该国新当选总统哈桑·谢赫·马哈茂德虽宣誓就职,但他将要挑起的担子却一点都不轻松。长期战乱使这个国家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大量难民涌入邻邦,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冲击。由于生计无着,年轻人要么“落草为寇”,走上绑架勒索、洗劫商船的歧途,要么投靠极端势力,“变身”叛军。而封闭落后的自然经济、根深蒂固的部族传统,以及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也让索马里“建设强大、统一的中央政府”的目标,变得愈发遥不可及

陈鲲 本文来源:网易军事 作者:刁炜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情商最低的行为,就是不停地讲道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