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军事 > 正文

张学良借打牌为名诱杀奉系军阀元老杨宇霆

2015-12-16 14:43:58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等了较长时间,不见张学良出来,常荫槐就说:“时已不早,可请少帅入局。”言未毕,一军官突举枪说“少帅岂能与你赌博”。随手一枪击中要害,杨宇霆大惊:“你们要干什么?”话毕,亦枪中要害,杨倒地气绝。

(原标题:张学良诱杀奉系军阀元老杨宇霆)

读《民国政史拾遗》有张学良诱杀杨宇霆一事经过颇详。杨宇霆,辽宁人,日本士官工兵科毕业。回国后入张作霖戎幕,初默默无闻。第一次直奉之役,奉军失败,杨宇霆和同学姜登选等设计架桥,率军渡滦河扼险以守。张作霖大悦,就授姜登选为前敌司令,杨宇霆为参谋长,此时,杨宇霆崭露头角。

第二次直奉之役,是奉军全盛时期,张作霖委任杨宇霆全权处理所有军事、政治、外交事项,杨此时是炙手可热。其后张作霖入北京称大元帅,不久,被日本军阀炸死于皇姑屯。杨宇霆辅助张学良支撑残局,自恃功高,目中无人,对张学良亦不放在眼中。而张学良也厌恶杨妄自尊大,心中颇为不满,但只能敬而远之。杨宇霆却毫不自知,俨然以诸葛亮扶持阿斗之故事自喻,以为张学良竖子可欺,殊不知张学良非蜀之阿斗可比。此时各方来奉接洽要务者,都奔走于杨宇霆的门下,杨宇霆对来客议事之间,经常讥讽张学良,少帅心中越加恼恨。

某日,杨宇霆寿辰,贺客盈门。张学良亲信对他进言:“杨宇霆借此机会与各方密谋要倒少帅,不可不防。”张学良听后,亲自前往祝寿,以观动静。而杨宇霆只是以一般贺客待之,张学良虽十分恼火,面上却佯为欢笑,终席离去之时,约杨宇霆、常荫槐二人明晚到帅府打牌。杨、常皆应允,不疑有他。张学良回府后和亲信密谋。第二天晚,杨、常两人如约而至,张学良亲信陪同入座,等了较长时间,不见张学良出来,常荫槐就说:“时已不早,可请少帅入局。”言未毕,一军官突举枪说“少帅岂能与你赌博”。随手一枪击中要害,杨宇霆大惊:“你们要干什么?”话毕,亦枪中要害,杨倒地气绝。(朱庆荣)

相关链接:奉系军阀元老——杨宇霆

张学良借打牌为名诱杀奉系军阀元老杨宇霆

奉系军阀元老——杨宇霆(1886-1929)

杨宇霆原籍宋道口镇代岭村,原名玉亭,字凌阁(又作邻葛)。祖父杨正荣于清同治年间携眷逃荒关外,在辽宁省法库县蛇山沟村落户。父杨永昌,母亲张氏,以开大车店为生。1885年农历七月二十日杨宇霆出生时,家境已好转。父亲靠劳动起家,认为读书无用,因此反对宇霆上学,后经人劝说,才勉强答应他上了私塾。

入学后,启蒙老师高先生发现他聪颖过人,刻苦好学,有过目成诵之才,怕误了他的前程,随将其介绍到铁岭县张秀才那里就读,杨宇霆16岁便考中秀才。废科举后,由堂兄资助赴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在日本学习期间,常和于珍(后任东北军将军)、邢士廉(后任东北军师长)、熙洽(后任东北军吉林驻军参谋长)一起谈论国事,与孙中山、蒋介石、傅作义也有书信来往。回国后即步入军界,由排长、连长,很快晋升为军械厂厂长。他治军严谨,军纪严明,任少校教官时,深夜搞紧急集合训练,总能从队列中挑出不穿袜子的士兵当场处罚。有一次他外出归来,哨兵听出是他的声音,不问口令就放他入内,结果他处罚了哨兵。张作霖非常赏识他的才干,调他任二十七师参谋长。此后他协助张作霖逐步打开东北的政治、军事局面,个人也随之扬名,成为张作霖身边的红人,在东北有“智囊”、“小诸葛”之称。

杨宇霆协助张作霖做了四件大事:一是建立东北海军,使军队自成体系,增强了部队实力。二是制定田赋制度,从军阀、地主手中挖出大量未开垦的荒地让农民耕种,发展生产,增强了东北的经济实力。三是修筑战备公路,当时东北的南满铁路权归日本,修了战备公路,交通运输不受日本挟制,一旦战争起来,可以用公路与日军周旋。四是督办奉天(沈阳)兵工厂,自制武器弹药装备军队,增强了防卫能力。由于这样做,东北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大增,使早已对我国东三省垂涎三尺的日本人不敢轻举妄动。在日本人向张作霖要求在东北实行“杂居”的问题上,杨宇霆认为这是袁世凯卖国二十一条第十六条的翻版,力主不予答应。日本人看出杨的所作所为,是他们侵占东北的主要障碍,因而产生了“邻国之贤,敌国之仇”的除患之念。

张作霖与段系军阀合作时,为了援湘成立奉军总司令部,张作霖自任司令,徐树铮任副司令,杨宇霆任总参谋长。为了扩充实力,杨、徐在洛阳、信阳等地成立了四个旅的军队。张知道后,非常生气,罢了他俩的官。被贬后,杨宇霆在北京(安定门内净土寺胡同)赋闲,生活由京津巨商李景明供给。

1920年直皖战后,张作霖认为治军治政非杨宇霆不行,于是请杨出山回奉天,任东三省巡阅使,上将军公署总参议兼奉天兵工厂督办。因前嫌,少帅张学良和第十军军长郭松龄处处与他为难,就连他亲自举荐的第八军军长姜登选、第九军军长韩麟春有时也反对他。奉天省财政厅长、代省长王永江等文治派对他也没有好感。杨宇霆觉察到自己在东北很难混下去,就向张作霖请求督军江苏。在他赴任前,江苏军阀孙传芳,会办陈调元派沈同午、陈镜为代表,到奉天探察杨宇霆的根底,为以后逐杨作准备。

1925年8月,杨宇霆去江苏任职。他根本想不到一向被他瞧不起的孙传芳、陈调元背后捣鬼。郭松龄也趁机拆台,不待请示张作霖,就将驻浦口的第二步兵旅(三个步兵团,系奉军精锐)调回冀东,驻江苏的奉军只剩丁喜春一个师,驻南京;邢士廉一个师,驻上海。杨宇霆发现孙、陈掣肘便下令邢士廉师速向镇江靠拢,渡江到瓜州集中,丁喜春师向浦口集中北撤。10月16日晚他与陈调元开会中途,谎称身体不适,要到后边洗个澡再接着开会。到了后边,换上便装,让事先已在后门待命的司机陈一恒开车。只身溜出南京,从下关渡江到浦口。

等副官高凤岐等十几个亲随赶到浦口,轮渡已开动,这些人只好乘一只小舢板追到浦口,与杨宇霆一同乘火车北行。陈调元闻讯,急电沿途截击,但杨的专车已过。车到徐州,与事先已在车站等候的山东督军张宗昌一起,平安返回北京,匆匆结束了江苏一行。

1925年10月,郭松龄倒戈反奉,其中就有整倒与他积怨较深的杨宇霆留学生派的因素。12月24日,郭兵败滦州遇害,了却了杨宇霆的一块心病。

1928年5月17日晚,张作霖在皇姑屯车站遭日本人暗算身亡。杨宇霆的处境更为复杂。12月29日东北易帜,杨坚决反对,他认为不应该服从蒋介石,因此与张学良酿成新的矛盾。对张学良他俨然以保护人的身份自居,经常以周公辅成王的典故自诩,规劝张学良戒毒,批评他不问政事。虽出好心,但年轻气盛的张学良却不买他的账。日本人也趁机利用正友本党和混迹东北的中国流氓处处诽谤杨宇霆,离间张杨关系。他们送给张学良一本《日本外传》,将张学良比作日皇丰臣绣吉,将杨比作篡位的日相德川。暗示张学良,杨宇霆是他身边的隐患,要及早除掉。张学良中了奸计,但仍犹豫不决,三次掷银元问卜后才下了杀杨的决心。

1929年1月10日晚,杨宇霆下班回家,听说有帅府请他去打牌的电话,没有吃饭便驱车前往。谁料一进帅府,就同黑龙江省长常荫槐一起人车被扣,以吞扣军饷,贻误戎机,图谋不轨等莫须有的罪名,被张学良事先安排好的警务处长高纪毅、副官谭海等枪杀在帅府会客厅东大厅(老虎厅)。事后,张学良对自毁长城之举悔恨莫及,命统带刘多荃给杨、常两家各送去慰问费一万元,并亲自给在法国留学的杨宇霆的长子春元去信,安慰他安心学习。

杨宇霆是个烟酒不沾,没有嗜好的正统军人,一生自负好胜。年轻时,为练骑术,半夜偷着骑马被战马咬伤。领兵后,对违例士兵不论亲疏,严加处罚。辅佐张作霖时,则以皇帝与宰相自勉,视主不二。他有秘书,却经常亲自批阅文件到深夜。但他心胸狭窄,对自己不睦的人从不宽容。他非常迷信,家中常年养着术士,遇事扶乩问卜。老虎厅事件前,他还曾扶乩,得乩语:“杂乱无章,扬长而去。”术士认为乩语不祥,要他多加小心。事有凑巧,不几天他便死于非命。后来民间这样传称:“炸烂吴(俊生)张(作霖),杨(宇霆)常(荫槐)而去。”

杨宇霆戎马一生,死后张学良派兵护柩葬于辽宁省法库县蛇山沟村。

高仰止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生日聚会比婚礼还隆重 受邀家长称"当场崩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军事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