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军事 > 正文

中国维和部队殉职人数有多少?26年牺牲17人

2016-06-01 16:36:02 来源: 网易军事
0
分享到:
T + -
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主导的维和行动以来,中国已派出3万多人次参与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加上本次在马里牺牲的维和人员,共有17名官兵在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时牺牲。

联合国官方微博
联合国官方微博

华春莹就中国驻马里维和人员遇袭发表谈话:

今天凌晨,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营地的维和部队遭遇袭击,造成重大伤亡,其中中国维和人员1人牺牲,4人受伤。我们对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对其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诚挚慰问。

事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要求立即开展应急处置和善后工作。相关工作正全面展开。

这是一起针对联合国维和人员的恐怖袭击事件,是严重的罪行,不可容忍。中方予以强烈谴责。我们要求马里政府和联合国方面立即对此次恐怖袭击事件展开调查,将凶手绳之以法,并密切配合中方做好善后工作。

我愿强调,中国政府坚定支持国际和平事业,坚定支持维护非洲的和平与稳定。目前,2400多名中国维和人员正在马里、刚果(金)、利比里亚等7个非洲任务区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中方将继续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继续为践行《联合国宪章》精神,为维护非洲的和平与安全作出我们的贡献。

中国维和部队历年牺牲总人数:17人

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主导的维和行动以来,中国已派出3万多人次参与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加上本次在马里牺牲的维和人员,共有17名官兵在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时牺牲。

雷润民:联合国驻伊拉克-科威特军事观察员,1991年,在科威特、伊拉克边境执行任务时因车祸牺牲。 

刘鸣放:联合国驻柬埔寨军事观察员,1992年5月,在柬埔寨执行任务时因感染脑疟疾,医治无效不幸牺牲。

陈知国、余仕利:中国赴柬埔寨维和工程兵大队士兵,1993年5月,在柬遭遇不名火箭弹袭击牺牲。 

郁建兴:联合国对伊拉克武器核查机构化学视察组组长,2003年3月,在第二次赴伊拉克执行核查任务时遭遇车祸牺牲。 

付清礼:二级士官,中国赴刚果(金)维和工兵连建筑分队三班班长,2005年5月,在刚果(金)执行维和任务时因病牺牲。

张明:中国赴利比里亚维和运输分队士官,2005年10月,在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时遭流弹袭击牺牲。 

杜照宇:联合国驻黎巴嫩军事观察员,2006年7月,在黎巴嫩和以色列冲突中遭以军炮火袭击,不幸以身殉职。

2010年1月,在海地地震中殉职的8名中国维和人员是:朱晓平、李钦、郭宝山、王树林、钟荐勤、和志虹(女)、李晓明、赵化宇。

风险一:交通意外成为第一大杀手

虽然是战乱地区,但包括军事观察员在内的联合国工作人员面临的最大风险并不是战争,而是交通意外。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截至目前联合国维和行动共有3000余人殉职,死于意外事故的高达1100余人。

就在今年2月,一架联合国部署在刚果(金)任务区的小型飞机在滑行时冲出跑道,造成多名官员伤亡。而这样的飞行事故,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在刚果(金)发生。2011年4月,联合国一架搭载了33人的小型飞机在刚果(金)首都金沙萨降落时坠毁,仅1人幸免于难。2008年一架飞机冲进了当地的一个集市,造成了至少60人死于飞来横祸。

1961年9月18日,联合国秘书长达戈·哈马舍尔德在英属罗德西亚(今赞比亚)的一次飞机失事中遇难,成为联合国历史上因交通意外遇难的最高级别长官。

直升机安全也是联合国人员面临的严峻挑战。联合国的一份声明说,自1997年以来已发生12起联合国直升机坠毁事故,造成至少100名联合国工作人员死亡,其中最严重的一起事故于2004年6月29日发生在塞拉利昂,造成24名维和人员死亡。

当然,联合国高频率的飞行事故,其原因主要是起降设施的简易化和飞机的老化,高频率的使用也是重要原因。

中国军队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26年来,有17名维和人员牺牲。1994年5月7日,联合国驻伊拉克-科威特观察团的中国军事观察员雷润民在伊科边境执行任务时因车祸牺牲。

风险二:恶劣环境带来的伤病考验

在联合国的维和任务区内,多年的战乱破坏了基础设施,当地医疗条件往往很差。联合国按照驻扎人员的分布和密度,设置了一、二、三、四级医院,负责联合国维和人员和当地雇员的医疗保障。

虽然在当地民众看来,这样的医疗条件已经非常优越,但事实上,由于维和人员相对分散,任务区的自然环境恶劣,伤病仍然对维和人员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构成一定威胁。

在海地任务区,霍乱造成了当地民众上千人死亡,联合国人员虽严密防范,但仍有多人感染。

在柬埔寨、刚果(金)、利比里亚等地区,天气炎热,各种传染疾病流行。被蚊虫叮咬后很容易引发疟疾等烈性疾病,在中国维和部队的营区内,也曾经发现过毒蛇、蝎子等可能攻击人类的动物。

南苏丹任务区的热带雨林,是恶性疟疾、鼠疫、霍乱、结核病的高发区。维和人员感染各种严重疾病的情况时有发生。

2000年,中国维和警察徐志达第一次带队去东帝汶,到达任务区不到一个月,就染上了当时任务区最危险的疾病——登革热。因为这种病无药可救,只能靠自己的免疫力抵抗,徐志达最初几天持续高烧,但最终他幸运地好转了。

1993年,联合国赴柬埔寨的中国军事观察员刘鸣放,在柬埔寨执行任务时感染脑疟疾,因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在回国一个月后不幸牺牲。

风险三:针对联合国人员的恐怖袭击

有经验的军事观察员不会靠近后轮被压得很瘪的汽车,那样汽车的后备厢里,很有可能装的是炸弹。今年,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就发生了类似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了500多人伤亡。

事实上,尽管联合国在维和任务中一直严守中立,但针对联合国人员和机构的袭击一直没有中断过。联合国驻苏丹达尔富尔维和部队(联非达团)总部曾遭遇到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在北达尔富尔州首府法希尔以南约10公里的扎穆扎姆难民营附近,武装分子袭击了联非达团的一个巡逻队,造成2名维和士兵和一名维和警察死亡,6人受伤,其中多人伤势严重。

1978年3月,联合国成立了4000人左右的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该部队自1978年进驻黎南部地区以来,在维护该地区安全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到目前为止,已有294名驻黎维和士兵在执行任务中殉职。目前这支部队仍部署在黎巴嫩南部。

2006年7月,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驻黎巴嫩的中国军事观察员杜照宇,在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冲突中遭以军战机空袭,不幸以身殉职。1993年5月,中国赴柬埔寨维和工程兵大队士兵陈知国、余仕利在营区内遭遇不明火箭弹袭击,壮烈牺牲。

风险四:不可预知的民众不满情绪

有冲突必然有矛盾。在很多冲突地区,民众也会选择支持或反对相应的政治派别。一旦联合国作出不利于某些政治派别的决议,容易成为其“粉丝”的攻击对象。这种民众的不满情绪被某些政治派别所利用,可能成为攻击联合国维和人员的群体。

联合国刚果(金)稳定特派团(联刚稳定团)在该国南基伍省本亚基里地区的一个驻地就曾被当地上千名抗议者包围。部分抗议者向维和人员开枪和投掷石块,导致多人受伤,有7名联合国维和人员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

就在今年5月14日,刚果(金)当地民众再次包围了联合国维和基地,并向基地士兵开火、投掷石头,致使11名巴基斯坦维和人员受伤,其中两人伤势严重。其原因是当地民众认为他们没有得到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保护。由于受联合国宪章的约束,维和部队保持了最大克制,没有开火还击。

风险五: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

2010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袭击了海地,设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的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总部大楼变成一片废墟。联合国维和人员死亡人数高达94人,成为联合国维和行动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其中,中国公安部派出的8名维和警察也牺牲在异国他乡。在频发洪水等自然灾害的海地,联合国维和部队营区遭遇自然灾害袭击已经不是第一次,在2008年的海地洪水中,维和部队营区也遭受了较大的破坏。

这是因为,联合国任务区的驻在国多数经济落后,基础设施在战乱中被破坏殆尽,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很弱。洪水、地震、风暴、泥石流及其引发的次生灾害对维和人员的生命安全均构成威胁。再加上维和人员驻地多为简易板房,也导致了其营地无法抗击大的灾害袭击。 

高仰止 本文来源:网易军事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跟异性聊天法则,千万别说:看看照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军事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