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军事 > 正文

以色列为何执意要建定居点:社会结构复杂难兼顾

2017-01-10 10:09:03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以色列为何执意要建定居点:政府小心翼翼怕惹事 社会结构复杂难兼顾)

以色列为何执意要建定居点:社会结构复杂难兼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国际舆论场上,巴勒斯坦抗议以色列定居点活动已成为“固定的新闻”,老冲突不变,新事件不断。最近,犹太人定居点问题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然而这次推动 事态发展的并非巴勒斯坦人,而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一项决议。去年12月下旬,安理会裁定以色列定居点行为“无合法性”,要求其立即全面停止。这项决议带来的 是以色列政府一系列令世界错愕的反应——重新评估与联合国的关系,暂时中止与包括中国在内的12个安理会成员国的外交工作关系。上周五,以色列表示,将削 减600万美元联合国年度会费。在国际社会上,以色列因定居点问题长期受到批评;在以国内,这同样是敏感议题,而且那里居民的安全很难得到保障。建设定居 点给以色列政府带来重重挑战,为何它执意要建?在笔者看来,这不是简单的“支持”和“拆除”的问题,其中涉及以色列国内诸多政治和社会特点。

定居点“割裂”巴勒斯坦聚居区

从地理分布上讲,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大多设立在巴勒斯坦人口稠密的地区。在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主要分布在巴勒斯坦城 市纳布卢斯、杰里科、希伯伦、拉姆安拉等地周边,而在东耶路撒冷,犹太人定居点主要分布在巴勒斯坦人口聚居的谢赫贾拉区等地方。

如今的定居点问题可以追溯至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当时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加沙、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随后不少 犹太人通过各种途径,前往这些地区建立定居点。经过近五十年的发展,截至2014年6月,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被以色列政府批准的犹太人定居点135个,居民大约70万。

以色列为何执意要建定居点:社会结构复杂难兼顾

从补贴角度看,东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定居点大多受到以色列政府的规划和资助,而且社区规模较大,居民较多(截至2014年6月,东耶路撒冷定 居点居民达到32万);而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大多属于中小型定居点,除了以色列政府的资助外,还受到来自国内外其他犹太人民间组织的资助。此外,约 旦河西岸还有大量的非法定居点。

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一些宗教右翼团体开始尝试建立定居点。最初的尝试是在东耶路撒冷恢复1948年以前的定居点,那时已有犹太人建立 了若干定居点,只是随着第一次中东战争的爆发,这些定居点被划到停火线另一侧的阿拉伯控制区。因此第三次中东战争后,这些以色列宗教团体活跃人士向以政府 请愿恢复定居点。此例一开,更多犹太人涌入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

犹太人定居点的建设受到以色列政府的默许或支持。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到1977年右翼利库德集团上台之前,以色列工党政府在东耶路撒冷批准了13个犹太人定居点,这些定居点隔断了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地理联系,并为后来的建设奠定了基础。此外,在工党执政时期,大量犹太定居点在约旦河谷和 约旦河西岸出现,开创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人口稠密地区建立定居点的先例。

与左翼工党对犹太定居点的默许态度相比,右翼利库德集团则是公开支持和鼓励定居点建设。目前在约旦河西岸的绝大多数定居点,都是在1977 年至1992年利库德集团执政期间建设完成的。而现任以色列领导人内塔尼亚胡也来自利库德集团,在2015年大选前,内塔尼亚胡公开宣称,如果当选,将会 持续推动在被占领土上修建犹太定居点。2015年3月大选获胜之后,内塔尼亚胡政府在东耶路撒冷地区公开招标,推动犹太定居点建设。

建设犹太人定居点长期以来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包括美国。上世纪70年代,美国卡特政府多次批评以色列,要求其停止定居点活动。对于巴 勒斯坦来说,这些定居点威胁到其未来国家的领土主权,它们大多设立在巴勒斯坦聚居区周围的交通和水源要冲。在各个定居点之间,以及定居点和以色列其他主要 城市之间,修筑有相互连接的道路和基础设施,这些道路交通网络将巴勒斯坦各城市和乡村之间的交通联系切断,割裂了巴勒斯坦聚居区的连接。一些巴勒斯坦学者 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建立离不开大城市,而犹太人定居点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城市相互分割,长此以往,最终会导致巴勒斯坦城市的“死亡”,进一步扼杀巴 勒斯坦独立国家的建立。

对于定居者,难以做到社会统一认同

在以色列国内,犹太人定居点同样是敏感的社会和政治议题。定居点问题恶化了巴以关系,并进一步损害了以色列的国际社会形象,不少工党等以色 列左翼人士反对扩建定居点工程,认为这最终会危及国家安全。另外,一些左翼人士认为,定居点建设浪费了政府大量的人力物力,曾有以色列媒体在2003年估 算,1967年至2002年,以政府共投入资金460亿新谢克尔(1以色列新谢克尔约合1.8元人民币)兴建定居点。不少以色列人认为,应当将这些资金投 入到国内建设,尤其是帮助以色列中低收入阶层,而不是用于约旦河西岸那些零散的定居点中。

由于存在社会和政治等方面的限制,以色列政府对如何管理和规范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犹太定居者也存在某些无奈,这甚至可以说是个棘手的难 题。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定居者往往与以色列国内的宗教团体有联系。他们力图将自身塑造成“捍卫以色列家园”的开拓者,在民众中能博得不小的同 情。另外,虽然以色列是一个以犹太人为主体的800多万人口的小国,但其国民的社会背景要素颇为复杂。从群体划分看,有欧洲犹太人、西班牙-拉美犹太人、 非洲犹太人、东方犹太人等;从宗教上看,有世俗主义者、改良派和保守派等;在政治意识形态方面,又分为左、中、右等不同阵营。加上犹太民族“辩论”“自 由”的传统,以色列国内的社会认同呈碎片化,在如何对待定居者问题上,很难做到社会意见统一。

正是因为以色列社会背景复杂,以色列从1948年宣布成立以来,议会出现单独一个政党拥有超过半数议席的“独大”情形不多,在很多时候,各 政党需要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因此对于定居点问题,以政府的反应在很多情况下是消极回避,不愿意切实解决问题,他们担心因为触碰这个问题而导致政府联盟破 裂。以色列此前一些强拆行动又恰好印证了这些政治人物的担忧。2005年,沙龙政府在“单边脱离行动”中强拆西奈半岛定居点。其间,以色列军警拖拽殴打定 居者民众的照片大大地刺激了以社会,这也成为后来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团体在大选中胜利的重要原因。

从根本上来说,这是巴以之间不信任的问题

去年12月的约旦河西岸阿莫纳定居点之争也多多少少体现出以色列社会有关定居点问题的分化,以及以政府的无奈。这个定居点仅有40多户,被 以色列左翼社团和巴勒斯坦人指责非法占领巴勒斯坦私人土地。以色列高等法院此前裁定该定居点“非法”。2016年12月拆除期限来临,定居点居民开始阻止 法院和警察执法,他们得到右翼团体的支持。最终,以色列政府决定给予1.6亿新谢克尔补偿让他们“迁出”,但新安置点仅距离原来的位置数百米。

从国际角度看,根本上而言,犹太人定居点问题反映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互不信任。巴勒斯坦人指责以色列不断蚕食国土,没有诚意进行谈判。 除了定居点,以色列修筑的“隔离墙”以及在约旦河西岸遍布的检查站,也逐渐侵蚀巴勒斯坦的生存空间。虽然“隔离墙”修建的初衷是保护以色列自身安全,但由 铁丝网、检查站、来回巡逻的装甲车、高大墙体等组成的隔离墙工程,从客观上分割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社会的连接网络。由于出行要面临道道关卡的审查,不少 巴勒斯坦人难以进行哪怕是短距离的旅行。而另一方面,以色列右翼又指责巴勒斯坦方面纵容针对以色列的暴力活动。

在笔者看来,当巴以和平遥遥无期、巴以之间的暴力冲突频繁之时,以色列右翼力量的主张就得以主导以色列社会。在此背景下,强势的“定居点建 设”也必然会取代和谈而被以色列政府和社会所青睐。在没有国际社会强力介入的前提下,恐怕犹太定居点问题仍然难以解决。▲(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 国际关系博士生)

仝贺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 http://www.huanqiu.com 责任编辑:仝贺_NN49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韩方发公函:请让乐天玛特恢复营业 利于中韩关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军事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