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心向光明的作战厅长郭汝瑰(二)

2007-06-04 15:43:54 来源: 《败因》节选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947年8月,为了减轻陕北的困难和华东野战军的压力,晋冀鲁豫野战军强渡黄河,发动鲁西南战役,并突然越过陇海路,闯进黄泛区,这一着真是胆大到了极点。原来,刘伯承通过郭汝瑰的情报将国民党军队的整个调动方案了如指掌。刚刚调任徐州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三个月的郭汝瑰,一直对蒋介石隐瞒刘邓大军要向南跃进的战略意图,最后导致了蒋介石判断失误,作出“集中兵力追歼”的错误决策,待他发现刘邓大军已经“窜”出黄泛区直抵沙河之后,已是追悔莫及!刘邓十万大军像一把尖刀一样直插大别山,大有饮马长江、直逼武汉、威胁南京之势,人民解放战争从此实现了历史性的转折,拉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11月初,郭汝瑰来到南京参加蒋介石主持召开的大别山作战会议。会议公布了他按照顾祝同意见草拟的作战计划,蒋介石思忖再三,首肯了这一计划。会后,清剿计划再次被郭汝瑰送出交给党组织。

郭汝瑰在徐州陆总参谋长任上还做了另一件大事,就是把中共打入敌人内部、已是国民党中将的张克侠调任为徐州城防司令。张克侠本是郭汝瑰陆大十期的同学,时任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驻徐州,但手中没有多少实权。郭汝瑰到徐州后,两人来往甚密。有一次,张克侠来司令部汇报工作,向郭汝瑰抱怨冯治安占着司令的位置,不委他以实权,希望郭汝瑰能帮助他摆脱这种不咸不淡的状况,以便直接掌握部队。郭汝瑰听后表示将尽力而为。这时任廉儒传达了董必武的指示,要他“设法调张克侠任徐州城防司令”。于是,郭汝瑰以蒋介石“在徐州以稳第一”的旨意作为“尚方宝剑”,乘机向顾祝同举荐了张克侠担任徐州城防司令。

正是郭汝瑰布下的这个“棋子”,在决定中国命运的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1948年11月10日,张克侠、何基沣等在万年闸率部起义成功,从而为蒋介石开放了台儿庄至微山湖的运河防线,使徐州的东北大门洞开,让解放军得以直捣徐州,并切断了黄百韬兵团撤守徐州的退路,为蒋介石的徐蚌战略决战率先敲响了丧钟,从而加速了淮海战役的进程。

从1945年重新与党联系上开始,郭汝瑰抛弃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以“白皮红心”的方式在国民党的心脏部门进行特殊的战斗达四年之久,为中国共产党提供了大量的重要情报,其中包括: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国民党军在大别山的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1948年11月底国民党军江防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为人民解放军迅速打跨国民党军队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这些情报,常常是蒋介石苦心制定的绝密作战计划还没有付诸实施,就已到了延安总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取得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决定性胜利后,国民党败局已定,郭汝瑰认为自己在国防部第三厅厅长的任务已经完成,于是再次通过任廉儒家向党组织表示希望到解放区的愿望。

任廉儒请示党组织后,专程赶到南京转告郭汝瑰:“汝瑰同志,你的愿望党非常赞同,但经过再三研究,认为你到解放区去,不如设法掌握一支军队到大西南去。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解放军渡江和扫平江南都不会遭受很强的抵抗。但是西南地势险要,又与越南、缅甸等国相邻,蒋介石必巩固西南作最后挣扎。到时那里肯定会有一场恶战,你在关键时刻率部起义,以瓦解国民党军队,影响作战进程,其作用和影响将会比现在去解放区大得多。”

根据党的指示,1948年12月24日,郭汝瑰趁何应钦离职、徐永昌就任国防部长的机会,递上引咎辞职的报告,请求辞去第三厅厅长之职。

之后,郭汝瑰多次找顾祝同要求关照他聘任一个军的军长。开始顾祝同对此很不理解,诚恳地劝告他说,目前国民党军事节节失利,当军长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很多人惟恐避之不及,你这明明是自讨苦吃嘛。郭汝瑰恳切陈词:“正因为时局危殆,才要求去带兵,此所谓时穷节乃现,这些年说自己坏话的人不少,总以为当参谋长只会纸上谈兵,不能直接带兵打仗。现在是临危受命,置生死于度外,才不负党国的希望,才不负总长的栽培。”郭汝瑰的一席话说得顾祝同心悦诚服,表示要替他向蒋介石说说看。

后来几经周折,蒋介石在下野前夕,任命郭汝瑰为七十二军军长,并命令他尽快重建这支部队,立即开往四川。七十二军原属邱清泉第二兵团,淮海战役中大部被歼,突围中跑出官兵千余人,这是一支蒋价石的嫡系部队,故蒋决定重建之。

郭汝瑰接到任命后,立即赶到上海华山路川盐银行办事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任廉儒。任谦如紧握着他的手说:“汝瑰同志,你接受党新的任务,从蒋家王朝的心脏里杀出来,祝你早日成功。”

七十二军的筹建工作进展很顺利。郭汝瑰以他在国民党军中的威信,很快就重建了军部,并从上海、南京、镇江等地收容了原七十二军余部千余人,配备了各师团干部。1949年2月4日,郭汝瑰带领军部主要干部,由上海飞往重庆。在重庆,他又利用多种关系和各种方法扩充自己的部队,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七十二军又有了三个师又一个团的兵力,成为了四川的机动主力军。

5月,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命令七十二军移驻内江、泸州、宜宾一带。这一调动正合郭汝瑰心愿,因为以七十二军四个师(这时又成立了教导师),互为犄角之势驻守沱江和长江江防,东可以直逼重庆,西可以威胁成都。且处于宋希濂的川鄂防线和胡宗南的川陕防线的的核心部位,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加上宜宾处于四川西南角,对起义十分有利。为保持这一有利位置,郭汝瑰千方百计避免七十二军被调往他处。

与此同时,郭汝瑰通过陈诚派系的罗广文鼎力相助和西南长官公署内的陆大同学的支持,使西南军政长官张群正式任命他为“叙泸警备司令”,取得了川南四个专区一个市、三十三个县的地方行政权力。这就使曾想把七十二军纳入自己防区的胡宗南,再也无法调动身兼地方行政要职的郭汝瑰了。

为了保证起义顺利成功,郭汝瑰对七十二军的人事问题进行了妥善安置,把主要的带兵军官都变成了自己的摩仿和心腹。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12月2日,解放军先头部队到达泸州城外。万事俱备,只欠“与解放军代表商量起义的具体细节”这个东风了。但是,由于电话线路不通,起义接洽工作没能顺利展开。在这关键时刻,郭汝瑰当机立断,把所辖部队全部撤出泸州,通往宜宾,并撤除沱江、长江的江防,敞开泸州的大门,让解放军长驱直截了当入。

就在这时,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在解放军十八兵团张国华部的紧追下,带着残部由南川、綦江退到宜宾的高店场一带,准备渡江进宜宾城,并派了参谋长彭励前来商量。面对这一棘手的难题,郭汝瑰思之再三,宁可冒提前暴露身份的危险,也不能让宋希濂的一兵一卒进入正在酝酿起义的宜宾城。于是,郭汝瑰一面让部队用机枪封锁江面,一面盛情接待来访的彭励,委托他捎话给宋希濂:“大敌当前,部队本来就已不好掌握,你们的队伍过江就会把我的部队搅乱,只好请宋主任绕道西撤,我尽力在此阻击几天。”宋希濂无奈,只好绕路而行。

送走宋希濂,郭汝瑰意识到起义迫在眉睫,必须尽快与解放军的代表联系上,以免夜长梦多。他把这一神圣使命交给军参谋长徐孔嘉,要他连夜赶往泸州。在与解放军代表商量好接洽的具体细节后,12月10日,郭汝瑰召集全军团以上军官会议,公布了《起义告官兵书》,向全国发出了起义通电,并通知所管辖的区域同时起义。起义的通电一公布,远在台湾的蒋介石气得浑身发抖,捶胸顿足,连声骂道:“娘希匹,郭汝瑰……”

第二天,郭汝瑰率所部一万三千余人在宜宾起义,将解放军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率领的大军迎入宜宾城,使宜宾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完好地回到了人民手中。此举,使成都失去了最后的一个屏障,截断了胡宗南集团由四川逃往云南、缅甸的通路,从战略上粉碎了蒋介石“扼守长江,确保叙泸、巩固川南,川西决战”的迷梦。随后,邓锡侯、刘文辉相继起义,为整个西南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听到郭汝瑰起义的消息,跟随傅作义起义的参谋长郭宗汾激动地说:“快了,快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都起义了!”他不知道的是,郭汝瑰这位国民党的嫡系将领,早就在为人民工作了。

对郭汝瑰和中共的极端秘密联系,杜聿明早有觉察,早在华东指挥作战时,他就得到密报,说郭汝瑰可能和解放军有联系,所以他曾在顾祝同面前表示反对郭汝瑰再次担任作战厅厅长一职,顾祝同不以为然:“你不要疑神疑鬼,郭汝瑰跟我来徐州一年多,非常忠实,事情办得很好。”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时,郭汝瑰随顾祝同前往徐州督战,两个人曾责怪杜聿明不积极救援黄伯韬,杜聿明有难言之隐,他不愿意当着郭汝瑰的面说出自己救援腹案,遂单独找到顾祝同讲了内心的想法,并请他不要同郭谈这个方案。战役发展到第三阶段,蒋介石于12月28日主持会议商讨徐州守军如何行动的问题。当郭汝瑰在“敌我态势图”前陈述徐州守军应向东南方向撤退时,杜聿明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表示异议。然而,他又不公开自己的计划,而是在小会议室同蒋介石、顾祝同密谈。计划得到蒋、顾的同意后,杜聿明在徐州指挥30万人急速向西南方向突围,企图南下会合黄维一起南撤。撤退途中,蒋介石指令国防部电令杜聿明率部掉回头来继续向解放军攻击,这显然是贻误战机的决策。杜聿明长叹不已,他后来回忆说:“我接到这一电令后,知道蒋介石所以又改变了主意,是被郭汝瑰所左右了。”

杜聿明曾直接向蒋介石明述他怀疑郭汝槐是共产党。蒋惊讶地问杜聿明有何根据,杜说我自己已经是比较清廉的官了,可郭小鬼(骂郭汝槐)更是清廉的让人难以理解:他一不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自己家里的沙发都是打上补丁的!”蒋由于对郭过于信任,在杜聿明走后大骂杜说:“难道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到处去捞银子才不是共产党,笑话!”

杜聿明也曾当着郭汝槐的面大骂:“你郭小鬼定是共谍,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包围圈里赶!”郭为了脱身,反指国防部少将作战处长刘斐有“共谍”之嫌。后来不了了之。建国后政协开会,郭刘重逢,才知道刘斐真是货真价实的“共谍”,只是分属不同的系统。郭直属人民解放军军总部,刘则属华野敌工部。有此二人在国民党军作战指挥中枢“卧底”,国军焉能不败。据说后来淮海战役中被俘的国军诸将,始终对此二人耿耿于怀。特赦后这伙人也入了政协,与郭刘“共事”,但见面之时无不怒目相向。后来这些国民党战犯们写《国民党将领淮海战役亲历记》,仍是恨恨不已,不时流露不服之气。

对此,杜聿明和郭汝瑰的一番谈话很耐人寻味。当时,两人同在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杜聿明用手指着郭汝瑰激动地说:“郭汝瑰啊郭汝瑰,我们吃败仗都吃在你手里!”郭汝瑰笑着回答:“各为其主嘛。”

更有甚者,杜聿明病逝前,身为政协委员的郭汝瑰去探望。杜聿明抓住郭汝瑰的手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当时是不是共产党?”郭汝瑰断断续续地说:“光亭(杜聿明)啊,我们是属于政见不同……”。杜聿明临死也没搞清楚郭汝瑰的“政见不同”是指的是不同的政党还是不同的政治观点?

宜宾起义后,郭汝瑰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踏上了新的征程,先后担任了川南行署委员兼交通厅厅长、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务。1980年4月,郭汝瑰被重新吸收为中共党员。并正式确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兵团级离休干部。

1997年10月23日,刚刚完成《抗日战争正面战场史》和回忆录的郭汝瑰因车祸与世长辞,享年九十岁。中央军委在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对他作了很高的评价,赞颂他的一生是“惊险曲折、丰富深刻的一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美国一家报纸曾不无幽默地发表一篇题为《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败已先分》的文章,其中讲道:“郭汝瑰以国防部作战厅厅长的身份,为国府‘运筹帷幄’之中,却让中共决胜千里之外,真是匪夷所思,一大讽刺。”

虫虫 本文来源:《败因》节选 作者:武更斌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