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军事 > 军事 > 正文

观察|美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遇阻

2019-07-15 13:50:25 来源: 澎湃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观察|《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遇阻,美俄军控互信所剩无几)

美俄战略军控互信感已经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军备控制是国际社会、或是特定的某若干国家之间对军事装备发展、部署和使用的限制,广义的军备控制概念范围较广,通常包括裁军、核生化武器的不扩散、以及减少猜忌、建立国家间信任等形式。狭义的军备控制则关注特定的某个武器装备以及这一武器装备所带来的影响效应。

随着核武器的诞生,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作为世界两强围绕核武器和相关的战略攻防技术开展的军备竞赛严重威胁了世界和平,美苏两国围绕核武器和相关的战略打击、防御能力进行了一系列军控谈判,彼此约定削减战略武器就是美苏军控的主要形式之一,这可看作是狭义的军备控制的一种。

冷战结束后,美俄之间基本继承了美苏的主要军控条约,其中主要的三个分别是:《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即《反导条约》)、《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即《中导条约》)和一系列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前两者分别对特定的战略攻防武器进行约束和管控,后者则对美俄两国的核武器数量进行约束。美国于2001年宣布退出《反导条约》,而《中导条约》的失效已成定局,目前仅剩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也遇到了阻力。

在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限制下,美国将4艘”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改装为巡航导弹核潜艇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前途堪忧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美苏/俄之间一系列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之一,2010年美俄两国元首签署该条约,该条约在2018年2月正式生效,即美俄两国部署的核弹头降至条约签署时规定的1550枚、部署和未部署的投射武器不超过800件、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的数量削减至700套。虽然条约对美俄双方战略武器的约束限制已经生效,但按照条约签署时的时间期限,2021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即将到期,后续这一条约是否会续约?美俄两国之间目前唯一尚存的军控条约如何走势?备受世人关注。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前景如何,可以说主要取决于美国方面的态度。美国方面的态度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其一是从美国对已有的美俄双边军控的一系列举动可以看出美国单方面的举动破坏了美俄之间已有的军控协议框架。例如前文提及的美国退出《反导条约》,这一举动极大地破坏了美俄之间的战略稳定基础;此外,近年来美国指责俄罗斯破坏《中导条约》,率先发难,俄罗斯也针锋相对指责美国破坏了《中导条约》,俄罗斯总统普京于7月3日签署法案暂停履行《中导条约》,这距离美国预计8月2日宣布正式退出条约已不到一个月。美国对美俄军控条约缺乏诚意的举动,不利于美俄两国开展军控对话、谈判的信心构建。《反导条约》已经成为一纸空文,《中导条约》可以说已经基本失效,毫不夸张的看、美俄两国对军控的互信感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在这一情况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命运也不甚乐观。

另一方面,美国主要涉及战略政策的安全文件中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表述,也间接表达出了这一条约未来命运多舛的可能。美国国内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呈现两种声音,特朗普本人对该条约曾表现出指责的态度。2017年2月,特朗普表示不支持该条约、发表了该条约是单方面的等言论,同时表示要扩大核武库;而美国其他战略学界的部分学者则表示美国应当延长该条约,反对特朗普的观点。美国国内、尤其是战略学界就是否退出该条约出现了观点的分歧。从特朗普政府发布的《核态势审议报告》的内容看,其主要态度沿用了特朗普的观点,但是仍给出了一些保留的余地。

例如,报告中提到,俄罗斯在核武器的生产能力方面、尤其是非战略核力量(non-strategic systems)方面对美国和盟友具备优势,而由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约束的是战略武器,这类非战略核武器系统不在约束之列,因此,报告中提及的含义即是俄罗斯绕开了条约约束、追求对美国的军事优势,报告指责俄罗斯在武器发展方面缺乏诚意,做出了破坏稳定的举动。

此外,报告还提到,俄罗斯拒绝了美国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开始新一轮谈判协商的工作,实际上这是在表达如果《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未来无法继续发挥实际作用,其责任在俄罗斯。另一方面,报告依然保留了余地,即提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至2021年,若美俄双方同意、可延长至2026年,美国在2018年2月已经达到了条约的核心限制指标,并将继续执行该条约。从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态度并未完全同特朗普那样较为消极,反而保有一定的余地。但是另一方面则主要指责俄罗斯试图绕过条约发展新的战略能力、指责俄罗斯是破坏条约的一方。可以说,《核态势审议报告》中对俄罗斯关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负面指责,不排除是一种借口理由,为美国核扩军找到适当的说辞。

由此来看,即便当前俄罗斯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续约表达了善意的态度,但是美国自身的政策文件和当前安全政策的发展趋势反倒是反映出,美国一方实际心里有了答案、已经有了消极处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意向,这一条约的命运岌岌可危。

俄罗斯正在研制多款新型洲际导弹,图为”萨尔马特“新型洲际导弹试射

条约若失效大国或加速走向对抗

如果《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最终失效,其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首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失效,意味着自冷战起核大国之间依靠条约维系的军控体系的基本瓦解。军控条约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类型,其一是带有全球范围军控意义的条约,例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等,这类条约为构建稳定的全球安全环境提供了积极作用。另一类条约是核大国之间为了达成政治或军事目的而相互约束的条约,冷战时期主要以美国和前苏联这两个核武器大国为代表,美苏两国之间、包括冷战后美俄两国达成的一系列军控条约,例如《反弹道导弹条约》、(第一、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为维持核大国之间的战略平衡、减少误判、增加互信发挥了积极地作用。自美国停止履行《中导条约》之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美俄至今仅存的军控条约,如果此番美俄不能够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达成续约的一致意见,美俄两国之间自冷战期的所有双边军控条约将会荡然无存,美俄就再次回到了冷战初期无约可遵、无约可依的“纯”战略对抗状态。军控条约的两大组成部分之一、即核大国之间条约的彻底清零,意味着冷战时起的核大国军控体系的瓦解。

其次、《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失效,会对新军事技术领域未来的协调管控带来消极效应。新军事技术的发展给军事大国之间的战略攻防互动带来了新的要素,近年来,各军事大国都对外空、人工智能、网络、超高音速武器、无人载具等方面的军事技术发展投入了较大资源。以美俄两国为例,俄罗斯在2018年国情咨文中公开了超高音速武器、无人潜航器等新型武器装备,美国空军则于2019年6月公布了AGM-183高超音速导弹原型,美俄两国在围绕东欧、波罗的海地区不断军事博弈的同时,在新军事技术领域的针锋相对态势明显。美俄两国围绕地缘政治、北约东扩、战略博弈等问题的对抗互动,使得两国安全关系不断紧张,如何缓解地区安全竞争烈度、提高战略稳定,对新军事技术领域进行一定的管控、规制和约束具有积极地意义。

但是美俄目前在军控领域的互动趋势不容乐观,如果《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实际上不单表明美俄两国之间带有冷战痕迹的军控体系的瓦解,进一步看,也会对当下开展新军事技术军控带来负面的示范效应。也即是说,军控条约所带来的积极效应不再存在,美俄两国冷战核军控体系的清零,取而代之的是对抗与竞争,对抗取代合作、竞争取代对话。试想,在已有条约全部失效,军事大国走向了完全的对抗、竞争的态势下,试图促使美俄等军事大国就新军事技术开展管控谈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或可说,起码在短时间内军事大国还会将新军事技术作为争夺战略优势的抓手,已有的美俄双边军控条约一个个走向失效,对未来军事大国间开展军控对话、谈判起到了消极的示范性影响。

美国B-2A轰炸机进行空中加油

再次、《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失效,或会增加大国间的不信任度。军备控制主要是通过国家间一系列条约协议来达成的,两国签署军备条约,体现了一种国家间在安全层面的信任关系,但单就美俄两国目前对双边军控协议的态度和协议的未来趋势看,美俄间一系列军控条约的失效或前途坎坷,或会给已经处于较为紧张的安全竞争关系的主要大国间关系带来不信任的消极因素。

美国在核军控领域采取一种“双重标准”,只要认为对自己的国家利益有利、对美国的全球战略有利、对地缘政治有利,就会对某一涉核事项采取回避的态度、或是对一国发展核武器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对与美国存在安全竞争关系的国家,美国就借以军控条约的约束力加以指责制裁,甚至采取退出条约,重拾军事手段实施威胁,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引起了地区局势的不稳定。美国的核政策给国际社会带来了负面的示范作用,美国作为世界上目前核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其对有利于改善国际核态势的军控条约选择回避态度,同时,其自身的一些做法本身就对国际核军控条约是一种违背。世界上核领域实力最强的国家尚且如此,就更难想象其他拥核国家会主动进行关于核军控、核裁军的相关进程,国际核态势原有的稳定局面甚至有可能出现倒退,未来冷战形式的对抗或会成为国际核政治的主流。

军备控制能够顺利开展的一大前提是参与军控的各个国家要具备积极主动的意愿。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各参战列强对当时的实力象征——战列舰实施约束,但是一系列条约并没有阻挡军国主义国家的出现和军备竞赛的升温,一战后的主要军事大国纷纷试图绕开海军军备限制的条约束缚、谋求绝对安全利益,并最终带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比当下,特朗普政府的整体政策走势朝向孤立主义、视野回归美国国内,这要求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更加关注、对美国安全利益的关切会较之以往政府更加重视。

美国目前一方面试图为核扩军构建看似合理的理由,例如提及在验证美国核武库有效性的情况下美国或许会进行核试验;另一方面也在打压美国认定的战略对手,例如多次提及俄罗斯中导问题违约在先、俄罗斯不接受新一阶段裁减核武议案等。美国这种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视对手为安全威胁的政策思路倒向,不利于构建平等稳定的安全关系,极易引起国家间的对抗性态。且从当前国际形势来看,不仅从核政策方面,美国其它带有对抗性的安全政策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忧虑,把世界拉向了又一次军备竞赛的“起跑线”。

(作者系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李再兴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李再兴_NBJS90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军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