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军事 > 军事 > 正文

日澳首次联合空中演习,打造“准盟国”防务关系

2019-09-16 10:49:29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日澳举行首次联合空中演习,推进打造“准盟国”防务关系)

日本和澳大利亚目前正举行名为“武士道卫士-2019”的首次空中联合演习。

据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日前报道,澳大利亚和日本正在日本北部举行首次联合空中演习。此次演习时间从9月11日开始,10月8日结束。

首次空中演习,日澳均派出先进战机

该演习是去年两国外长与防长磋商(2+2)达成的。去年10月,日澳举行外长与防长磋商(2+2),磋商结束后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声明称2019年日澳两国将举行联合空中演习。联合声明还确认,双方将展开与潜艇、地雷等相关的作战训练。

澳大利亚国防部称,澳空军派出了7架F/A-18A/B战斗机,此外还有KC-30A空中加油机、C-130J和C-17A运输机,总共150人前往日本参加演习。而日本航空自卫队将出动10架F-15和3架F-2战斗机。

澳大利亚拥有70余架F/A-18A/B战斗机,但并不是澳空军最先进的战斗机,其此前引进过性能更好的F/A-18E/F。此外,澳空军订购的隐身战斗机F-35A也在去年12月到货,澳大利亚成为美国之外西太地区第四个装备第五代战斗机的国家。澳大利亚政府还计划斥资170亿美元,引进72架F-35战斗机。

在军事专家韩东看来,虽然澳空军派出的F/A-18A/B不是其最先进战斗机,但从澳大利亚到日本的飞行距离超过5000公里,也展示了澳空军远程部署能力。

澳大利亚国防部和日本防卫省都还未公开联合演习中两国空中力量会进行哪些科目。“日本派出了偏重夺取空中优势的F-15和对海攻击能力更强的F-2,而澳大利亚F/A-18A/B战斗机是偏重对海对地攻击的多用途战斗机,因此两国空中力量可能会进行空战、对地和对海攻击等科目。”军事专家韩东说。

澳大利亚空军F/A-18A/B战斗机编队飞行

对于两国首次空中演习的军事意义,澳大利亚空军司令利奥·戴维斯评价道:这次演习给澳空军训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有助于加强双方的合作和军事互信。

“‘武士道卫士-2019’联合演习将为澳大利亚和日本提供机会:不仅测试和评估双方武器的互操作性,还将提高双方空军远程部署和维持战力的能力。” 利奥·戴维斯说。

此前,日本和澳大利亚未举行过双边的空中联合演习,同出现在一个演习一般是美国主导举行的“对方北方”或“红旗”系列军演。去年2月至3月,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附近举行了“对方北方”联合军演。三国近100架军机参加军演,目的是加强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以及日本航空自卫队和澳大利亚空军之间的联合空中作战能力。

“日澳首次联合空中演习没有美国参加,这样两个国家就可以根据双方自身实际规划演习科目,这是双方提升协作能力的重要机会。”韩东说。

按照日澳双方此前达成的协议,2020年6月前后,日本航空自卫队将首次赴澳大利亚北部参加多国空战演习。

日澳强化军事关系

首次举行联合空中演习是日澳防务合作近年来逐渐深化的一个有力例证。

对于此次演习,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评价道,“武士道卫士-2019”联合空中演习为澳大利亚和日本在加强防务以及更广泛双边关系的合作方面开启了新篇章。

“这是我们两国之间首次进行这种性质的演习,目的是增加我们与日本的实际接触,日本是澳大利亚的重要伙伴,与澳大利亚一样,也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 琳达·雷诺兹说。

随着两国防务关系的深化,两国联合演习中的“首次”也越来越多。今年6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派出“伊势”号直升机母舰和“国东”号两栖登陆舰前往澳大利亚参加两年一度的“护身军刀”系列演习。陆上自卫队首次派出去年组建的“水陆机动团”,该部队主要针对两栖作战,又被外界称为日本版海军陆战队。澳大利亚摩顿海军基地的指挥官杰拉尔德·萨瓦基斯中校曾在演习前评价指出,日本参与这次联合军演,给予各方“提高装备互操作性的行动机会”。

日本F-15J战斗机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刊文认为,派出直升机母舰和“水陆机动团”标志着日本赴澳大利亚的参演兵力规模正在急剧扩大。

除了联合演习和训练,日澳正加快磋商达成一些有助进一步深化合作的协定。此前,两国防卫部门已经签署了《物资与劳务相互提供协定》,这是日本继与美国之后签署的第二份类似协议。该协定规定,双方可顺利相互提供燃料和弹药等物资。设想在发生大规模灾害、联合国维和行动(PKO)一线和联合演习等情况下,双方将可相互提供物资。

目前,两国还在磋商签署《访问部队地位协定》,签署后双方接纳外国军队的手续将会更加顺畅。《日本经济新闻》此前报道称,日本目前尚未与任何国家签订这一协议,一旦签署,双方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准盟国”。

今年4月,日澳政府决定暂不签署《访问部队地位协定》,原因是由于废除了死刑制度的澳方要求在日本国内的罪犯不适用于死刑,但双方意见未达成一致。日本外务省官员称“死刑是日本司法制度的根本,无法仅特殊对待澳大利亚,将花时间谈判”。

在武器装备和技术方面,英国《简氏国防工业》去年10月刊文指出,日本和澳大利亚近年来的合作为推进武器方面的合作奠定了基础。此前的努力主要集中在日本在“海洋1000”潜艇项目中向澳大利亚提供“苍龙”级潜艇的项目中,但该项目2016年最终由法国海军造船厂竞标成功。

日本潜艇竞标失败后,两国武器装备方面的合作进行了调整。2018年,两国建立了一个新论坛,以探索两国之间的工业,科学和技术合作的新领域,潜在合作包括维和行动、海事和航空安全、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2018年5月,日本接收了澳大利亚泰勒斯公司(Thales)生产的4辆“大毒蛇”轮式装甲车。未来,澳大利亚可能向日本出口更多的“大毒蛇”装甲车。

李再兴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李再兴_NBJS90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他"舒服'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军事首页